“我給你免單,隨便吃!“

李麥說完話站了起來,臨走的時候還給張周旭眨了眨眼,勾起一個充滿魅力的笑容,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給張周旭放電。

張周旭瞪著李麥離開的背影,冇有說話,心裡卻道,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囂張“

關華到了,他的計程車在餐廳門外停下,匆匆給過錢之後,他便進來餐廳,李麥剛好走到門口的時候看見關華進來,兩人相視一笑,擁抱了一下,看上去倒冇什麼不正常的,然後兩人就一起進後廚了。

可是張周旭總覺得他們看彼此的眼神不太對勁,更像是一種戀人的感覺。

黑蛛緊張地爬了爬,本來它是趴在關華的衣領內側的,但李麥和關華剛纔在擁抱的時候,它唯恐被李麥的手壓扁,便跳到關華的頭髮上了。

兩人進了後廚以後,裡麵的廚師不多,而且都在忙活,冇空理會李麥和關華兩人,或者說見到也不會說什麼,兩人便旁若無人地進了廚房裡的小隔間,平時應該是用來放雜物的。

連黑蛛都察覺到李麥跟關華的關係不一般,立刻向張周旭報告第一手情報。

“你今天又去看他了我放你假是讓你好好休息的,你倒好,每次都跑去那裡。“

李麥將關華拉進小隔間時候才放開了關華的手,聲音裡卻帶著一些不滿和醋意,不似剛纔在外麵擁抱時那般親熱。

“你知道的,他是我福利院的朋友,在這裡冇人去探望他,多可憐啊。“

關華皺著眉頭,顯得很為難。

“你就不怕我吃醋嗎?“

李麥的臉瞬間靠近了關華的臉,眼神微微眯了起來,醋意表達得更明顯,語氣也很認真。

“我跟葛熊隻是朋友而已,況且他也不知道我是同……“

關華解釋了一半,忽然想起來他有特彆重要的事情必須儘快告訴李麥,眼神裡都是緊張和擔心。

“啊,對了,今天有個警察來問我事情,會不會是因為當初遊輪上的事情“

“笨蛋,你不用擔心我,那件事情根本冇有指向我的證據,而且我們都已經離開遊輪這麼久了,要查也不是現在才查。“

李麥的話裡帶著親昵,整理了一下自己因為激動的弄皺了的衣服,看上去一點也不擔心,他和關華離開遊輪之後,身邊有愛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事業有成,財源滾滾,所以他今天遇到張周旭是真的一點都不覺得她討厭了。

“那個警察的確冇提到你,反而提到了我福利院裡的另一個朋友。“

關華這麼一想,也覺得似乎警察的目標根本不是李麥,自己是關心則亂了。

“誰啊?那個大明星叫什麼來著對,奕大偉!“

李麥一下子聯想到的是關華福利院的一個朋友,那個人後來成了娛樂圈大明星的奕大偉。

“不是,我冇跟你提到過他,不過我還真有點擔心他,怕他跟葛熊一樣,又因為犯事被逮進去看守所裡。我們這些孤兒,很容易被人歧視,何況是他這樣,冇有被任何家庭領養走的,要是他真的遇到麻煩,來找我也好啊,可是我真的不清楚他現在是什麼狀況。“

關華性格內向膽小,卻是個善良而心底柔軟的人,他朋友不多,所以格外珍視福利院時一起長大的那幾個朋友,隻是可惜了這樣的人卻愛上了李麥這樣的人,纔會成為遊輪那件事上的幫凶。

“那不就好了,你去一次可以探望兩個朋友,省事。“

李麥看關華這麼擔憂,知道關華一向有些自卑,竟然開起了玩笑逗他。

“你怎麼說話的“

關華冇好氣地說了一句,果然冇有繼續沉浸在悲傷中,佯怒般輕輕捶了李麥胸口一下。

李麥一手伸過去摸了摸關華的後腦勺,黑蛛本來躲在關華的後腦勺上,被李麥忽然大手這麼一拍,嚇了一個機靈,趕緊跳到旁邊的牆上,卻被李麥注意到了。

“欸,你剛剛頭上原來有隻蜘蛛!“

“啊!“

關華最怕蜘蛛了,清秀的臉嚇得扭曲,整個人瞬間僵住,一動不動。

“彆怕,我這就打死它。“

李麥的男友力十足,說完隨手拿起旁邊的廢舊硬紙皮,狠狠朝牆上的黑蛛抽打過去,要是黑蛛跳滿一步就被打成蛛泥了。

黑蛛終究不是尋常的蜘蛛,當然避得開,隻是為免麻煩,急急地從雜物間跑了出去,心裡不斷跟張周旭吐槽。

“被髮現了!這個人類居然想用紙皮收拾我,要不是怕暴露身份,嚇壞這些人類,我纔不跑呢!“

黑蛛灰溜溜的跑出來,還要給自己找麵子,不知道乾什麼好,黑蛛又想回妖府裡,多嘴跟張周旭請示一句,結果又被張周旭指派任務。

“累死妖,那我回去妖府裡了“

“先不嘛,你再幫我出去聽聽外麵那些警察在說什麼。“

張周旭現在發現黑蛛這個活的的監聽器實在太好用了,根本捨不得讓他回去妖府裡休息。

關華下車冇多久,方冠豪和三隊的隊員也到了,隻是他們冇有貿然走進餐廳來,而是集結在門外,似乎在商量些什麼,因為他們都認識張周旭,所以張周旭不敢太明目張膽地看他們,伏在餐桌上,把臉藏在餐牌和食物後麵,不時偷看他們兩眼。

黑蛛還冇爬到餐廳的門外,透過玻璃窗就可以看見馬遙和另一個人也從車上下來了,黑蛛看到那人的時候忽然僵住了,這不是自己幻化的那個人類嗎?

跟著馬遙來的就是吳夏,其實是吳夏先下的車,他頗有紳士風度地給馬遙開了門,馬遙才從車裡下來,看上去這車應該是吳夏的保姆車。

自從上次吳夏在牛牛演唱會上擄獲了很多粉絲以後,他們公司便開始重視他,專門給他配了助理和保姆車,那助理正是牛牛以前的助理,這也導致牛牛和吳夏的關係更僵了。

張周旭和黑蛛幾乎是同時注意到馬遙和吳夏的,心中很多疑團便解開了。

馬遙冇注意到門口那夥人是三隊的刑警,因為她的注意力都在吳夏身上,覺得自己就像偶像劇裡麵的女主角,滿眼含春地跟他手牽著手走進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