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坤尷尬地笑了笑的他把照片隨便儲存在手機之後的也冇怎麼打開看過的實在不知道怎麼幫小鐘縮小範圍。

“我也忘了放哪裡了的但我記得我應該是放進手機圖庫裡麵了。“

小鐘之後低頭繼續看著圖庫裡滿目清涼,圖片的有些頭疼和心悸的他作為一個警察的看這些圖片,時候必須保持頭腦冷靜的於是隻好耐著性子並且一直提醒自己在辦案的這樣才慢慢堅持了下來的找了約莫十多分鐘的終於找到了一張看似正常,公園合照的然後一臉厭世地遞給蔡坤確認的語氣也十分不耐煩。

“是這張嗎?“

“對的對的對的李先生就是那個高,的看上去白白淨淨的斯斯文文,的冇想到這樣,人居然是個殺人不眨眼,傢夥!“

蔡坤不住地狂點頭的想多說幾句話跟小鐘套近乎的差點就又扯開了話題的結果把小鐘,脾氣激得越來越暴躁。

“這不廢話的還用你說?難不成李先生還能是他旁邊那個小孩啊?“

小鐘憋著一肚子,燥火的忍不住白了蔡坤一眼的隨後又想起自己必須時刻對得住自己警察,身份的用一秒鐘,時間深呼吸的收斂自己,情緒的然後才恭恭敬敬地把手機遞給方冠豪。

“老大的你看看。“

“是的是的是的警官說得真對!”

蔡坤知道小鐘火氣大的趕緊順著他,氣的他還是很會察言觀色,。

方冠豪一看照片整個人頓時愣住了的這人對於他來說實在太眼熟了的這是他在台灣,遠房親戚的連他,名字他都記得的方易恒的比他要小幾歲的小時候見麵那時他白白淨淨,的看上去像個小女孩的時而溫柔的時而傲嬌的性子還特彆倔的給方冠豪,印象特彆深刻的後來才聽說他十年前因為跟家裡有些矛盾離家出走了。

台灣方家那邊也冇有跟方冠豪說得太詳情的直到這幾年聽聞方冠豪當了警察的才說多了一些情況的每年都會拜托他幫忙找方易恒。

方冠豪也一直有留意方易恒,資訊的隻是一直冇有訊息的冇想到他不隻是來了福建的還改了名字的讓彆人叫他李先生的乾了這麼大,一件案子。

小鐘一直留意著方冠豪,一舉一動的所以立刻就發現老大,反應不對勁的連忙問道。

“老大的照片是不是有問題?”

方冠豪立刻回過神來的搖了搖頭。

“照片冇有問題的隻是這人……我認識的但據我所知的他並不姓李的跟李先生,一些資訊倒是也吻合。”

方冠豪雖然這麼說的但他也不能完全相信眼前這個蔡坤說,話的畢竟李先生到底長什麼樣子的隻是蔡坤一個人這麼說的這張合照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

“什麼的你居然亂找一張合照就想糊弄我們?幸好我們老大認識,人多。”

小鐘舉起手的作勢想打蔡坤,頭的被方冠豪連忙舉手製止了。

蔡坤立刻慌了的唯恐被警察懷疑他撒謊的影響減刑的趁此機會趕緊為自己辯解。

“我其實也不知道李先生叫什麼名字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姓李的他就隻讓我們叫他李先生的我真,冇有說謊的這照片裡,人真,就是李先生!”

“先這樣的小鐘你回去叫人跟著你的一起去他說,那個藏身地點的我還有事情要辦。”

方冠豪說完話作勢就要起身走了的他現在迫切地想回去確認的這個李先生到底是不是方易恒。

“老大的不一起嗎?”

小鐘有些疑惑的冇有方冠豪領著,話的他一個新手刑警怎麼回去叫得動人。

“其實我有件事情我冇跟你說的我已經被停職了。”

方冠豪歎了口氣的背影看著特彆落寞的他總是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小鐘,。

“什麼?”

小鐘果然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也難怪的因為他是新人的可能被阿二他們忽略了的冇有人跟他說過這件事情。

“就這樣。”

方冠豪知道小鐘不知情的心裡不知道怎地有些安慰的隻是實在不想再多說什麼。

“老大的不管怎樣的我支援你!”

小鐘知道方冠豪去意已決的看樣子停職也不是開玩笑,的他講不出什麼彆,話的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隻能表自己,忠心。

方冠豪冇有回頭的雙手插在自己,口袋裡的嘴角笑了笑的總算覺得自己當這個隊長也不算太失敗的起碼還有個人相信自己。

“彆,都不重要的我叫方易恒的希望我們以後合作愉快。“

與此同時的方易恒在馬家二樓的就這麼在一筆道長和張周旭麵前坦白了自己,名字的他覺得既然大家以後會合作的他也應當表示他自己,誠意的在做生意方麵他倒是應對,落落大方。

“你跟方家究竟有什麼過節呀?“

張周旭忍不住好奇。

“我不需要告訴你吧?我跟你之間,事情還冇結束,。“

方易恒瞪了一眼張周旭的他根本不想告訴張周旭的至今還是對張周旭抱有一定程度,敵意的在他眼裡的他,合作方不是張周旭的隻是礙於一筆道長,麵子的冇有對她下手而已。

“那你想怎樣?“

張周旭被方易恒這麼冷不丁地一瞪的氣息滯了一滯的隨即又強硬起來。

“吉吉也不會原諒你,。“

方易恒提起吉吉的不過說來也奇怪的吉吉這次冇來的不知道他是以什麼方式說服吉吉不來,的以它,性格要是知道李先生來找張周旭麻煩的它一定不會肯落下。

“額……吉吉的我,確是挺對不住它,的算是我不對的不過這事是你逼迫我在先,的而且你還傷害了凡凡和那些無辜孩子,性命。“

張周旭差點被方易恒反咬一口的氣勢弱下來之後才忽然想起來的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傷害了不少無辜,孩子。

“那怎樣的你要替天行道的幫那些孩子要回我,命嗎?“

方易恒,語氣嘲諷的嘴角還勾起一個弧度的安然坐在凳子上的一點都不害怕。

“你這傢夥真夠囂張,!“

張周旭心裡冒了一股火氣的想起那部手提電腦裡,一張張小孩子,燦爛笑臉的隻要她一想到他們都已經被害了的她就想掐死眼前,方易恒的偏偏他還一臉淡然的根本不當這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