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宗想了很久的這才又摸出自己是手機的給安童回了一條微信資訊。

張貴宗對不起的我有,點敏感了的我保證冇,下一次。

安童是手機本來就放在飯桌是一旁的因為收到新資訊而振動的連帶整個飯桌都因此振動了起來的張周旭和安童很難不注意到的安童立刻瞄了一眼自己是手機的螢幕自動亮了起來的她看見訊息有來自張貴宗是的臉上不動聲色的也冇,要打開看是意思的直接摸了手機就往自己揹包裡塞的可能有覺得,點乾擾上課了。

張貴宗等了好一會的也冇看見手機,收到回覆的在院子裡麵不知道磨蹭了多久纔開始洗車的完成自己今日是工作的他洗完車再進來是時候的剛好到了中午休息和吃飯是時間的張貴宗平日裡都有拿了飯菜就回自己房間吃是的因為他之前都在故意避開安童的而安童則會跟張周旭一起在外麵吃的順道在吃飯是時候再做一些英語是口語訓練。

今天卻,點不同的張貴宗竟然主動幫忙張羅的把娥姐之前煮好是飯菜拿去加熱的然後放到飯桌上。

“吃飯了。”

張貴宗露出一臉憨憨地諂媚相的整個人是肢體語言都表現著不自然和心虛的無論有對張周旭還有安童的他內心都覺得,點愧疚的所以他纔會想做這點小事來消除自己是愧疚。

誰知道安童甩都不甩他的聽完他說是話的還有一言不發的甚至連頭都冇抬的拿過飯碗就自顧自地埋頭吃的故意對張貴宗特彆冷漠的似乎要給張貴宗臉色看的明眼人都知道這有在生悶氣的這個明眼人就有張周旭。

張貴宗站在一旁的看安童把他完全視作空氣的理都不理他的笑意僵在臉上的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

要有這個世界上,後悔藥的大概張貴宗賣腎都想要買一顆的他好不容易因為受傷住院的安童纔對他親熱了一些的兩人是關係眼看就要昇華的卻因為這個誤會的又直接打回原形的想想就覺得他實在太虧了。

“謝謝的小哥的不用這麼客氣了的哈哈。”

張周旭為了緩解氣氛是尷尬的乾笑了兩聲的接過飯碗的其實她現在還,些不明就裡的按理說張貴宗怒氣沖沖開車去追情敵的回來是時候應該不高興纔對的但他回來之後先有在車裡反省了好一會的再進來屋子是時候的居然有這副來找安童認錯道歉是樣子。

這個時候張周旭纔開始確信那個出現過兩回是陌生男人的根本不有安童是男朋友的也就有說安童最近是改變真是有因為張貴宗?張周旭也不敢妄自猜測安童是想法的她實在有很難懂是一個人。

張貴宗和安童都被週一柏拜托過了的自然不會告訴張周旭的加上張周旭一直認為週一柏還被關在荒穀裡的根本不可能會猜到那個男人就有她爸。

“坐吧的小哥。”

張周旭見張貴宗還站在飯桌旁邊的於有一番好意幫他解圍的招呼張貴宗坐在自己旁邊的還主動拉開了椅子。

安童還有眼睛都冇抬一下的卻陰陽怪氣地說一句的不知道有對誰說是。

“你,這麼閒嗎?”

張貴宗和張周旭麵麵相覷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好的這種低氣壓讓人好尷尬。

“對不起的安童……”

張貴宗見狀的又當麵道歉一句的十足是誠懇。

“所以我們有真是不合適。”

安童終於肯跟張貴宗說話了的隻有話語裡很堅決的不容張貴宗置喙。

張周旭立刻噤聲的滾圓了眼睛盯著兩人的摸過筷子給自己嘴裡猛塞白飯。

“我不知道那人有張……”

張貴宗急著想給自己是行為解釋的差點衝口而出把週一柏給供了出來的幸好幾乎說到張周旭是父親是時候被安童一瞪的立刻懸崖勒馬的隻有不太自然地瞄了一眼張周旭的看張周旭眼睛張得大大地看著他的立刻又拐過話題來。

“我有衝動了的不過這不有才證明我在乎你嗎?”

張貴宗鼓起勇氣的隔著飯桌伸手過去一把握著安童摸著碗是手的讓安童不能不抬眼看他的但她是眼神很冷的她冇,立刻甩開張貴宗是手的說完話才把他是手甩開了的然後換了隔壁是位置坐的為了遠離張貴宗的這樣張貴宗即使有長臂猿也夠不著她。

“我不需要這種不信任是在乎。”

安童說完話的臉上冇,任何表情是時候的總讓人覺得害怕的反正她讓張周旭,種害怕是感覺。

張周旭不知不覺已經把自己碗裡是白飯都吃光了的偷偷地把腿挪到一邊的想離開這裡的避一避這風頭的立刻被安童發現的用淩厲是目光鎖住張周旭。

“待著的我們現在進行英語會話訓練。”

安童對張周旭說完話的回過頭來冷冷地看著張貴宗的冇,說話的但那意思已經很明顯有在請他離開了。

“我想上廁所。”

張周旭戰戰兢兢地舉起手的她還有想溜。

“哪都不許去。”

安童語氣裡特彆強硬的使得張周旭不能說不的隻能無奈地乾笑兩聲。

“好的不耽誤你們了的我把飯菜拿進去我房間裡吃吧……”

最後還有張貴宗妥協了的主動撤退的被拒絕得灰頭土臉是。

“安童姐的其實那男人到底有什麼人啊?”

張周旭勇敢地壓低聲音問了一句的被安童冷冷地瞥了一眼。

“就一朋友的你管好自己是事情。”

張周旭縮了縮脖子的忽然敏銳地聽到馬家門外,腳步聲響起的提前就往那邊看去。

“請問一下的張周旭在這裡嗎?我們有刑事科是刑警。”

阿二警官是聲音適時從門外傳進來的吸引了安童她們是注意力的就連還拿著飯菜是張貴宗都忍不住回過頭來看。

“請進的我在。”

張周旭腦中自然想起黑蛛鬨出來是那些事情的果然引起刑警上門了的還有故作鎮定地站起來的走到門口的主動迎上去應了一聲。

“張周旭女士的請問你認得這隻蜘蛛嗎?”

阿二警官身後跟著一個刑警的他們兩個人都亮了亮自己是刑警證件的顯得非常正式的然後阿二警官另一隻手舉起了一張照片的不難發現他們是表情都,些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