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已經不是第一次感覺到體內情緒無法控製,隨著熟悉的暈眩感襲來,她淡定地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在一處黑暗的森林裡頭。

“原來不是每隻妖的空間都一樣。“

“張周旭!“

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黑蛛的聲音,聽起來他很憤怒。

“小黑蛛,在哪呢?“

張周旭一點也不慌,仗著自己是六陰之體,她知道黑蛛根本鬥不過自己。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我是人啊。“

張周旭在森林裡來回走了兩步,發現森林裡每棵樹都長得一模一樣,就像是一種幻術。

“小黑蛛,你變成樹了對不對?“

“不……是!“

黑蛛喊得很大聲,但明顯有些發抖。

這空間裡除了樹就是腳下的泥土了,要是張周旭這都猜不出來,那她就是笨了。

“不是那我把這裡的樹都砍了好不好“

張周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逗這黑蛛很好玩。

“我……我冇在這裡。“

“小黑蛛,你在裡麵嗎?“

張周旭手摸上一棵樹,對著樹洞輕輕問,嚇得黑蛛一個激靈,可是它動都不能動,隻能抖落幾塊樹葉。

“撒謊是不對的,以後主人不許你這樣。“

張周旭感覺到肩上突然落下一塊樹葉,她就知道自己找到了。

這些樹並不粗,約成人的手掌粗細,高度也就約一層樓,大概是三米的樣子。

張周旭作勢環抱著樹,依靠著自己的身體重量發力往後倒。

“啊!啊!啊!不要,疼!“

“小黑蛛,你為什麼會疼啊?你不是不在這裡嗎?“

“我……我是心疼,這些樹好不容易纔長這麼高,不要拔了!“

“那你是在求我嗎?“

“我……“

“那我繼續好了。“

“我求求你了……“

黑蛛心裡苦,要是能哭出來,他早就哭了。

“叫我主人!“

“……“

“嗯?“

“不想叫。“

“你以後還要不要乖乖聽話“

“哼!“

黑蛛還是很倔強。

“嗯?得罪你主人可冇有好果子吃。“

“我不要你當我主人!“

“有你說話的份嗎?以後不許公報私仇,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差點害慘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

“可你就這麼乾了,你把鴉麗打跑了,還有誰來幫我忙“

“我就是討厭那隻女鬼,我氣死它了!偏偏你還對它那麼好,反過來老欺負我,你偏心!“

黑蛛嘟囔了半天,終於委屈地吐出自己不聽話的原因。

張周旭一愣,原來這黑蛛是吃醋了,比自己還像個小屁孩。

“要是你乖,我就不整你,要是你敢不聽話,我就整死你。“

“我不喜歡那女鬼!“

“那……以後我不讓你們一起做任務好不好?“

“嗯……勉強吧。“

黑蛛猶豫了一下,既然自己鬥不過,那還是找個台階下了算。

“那你自己解除空間,我就不拔了你。“

張周旭像哄小孩一樣,摸了摸那棵樹,當作是安撫,這一套她更小的時候可被週一柏哄過不少次。

黑蛛所不知道的是,他隻有這一次機會可以顛倒控製權或者解除契約,在這之後它再也冇有機會了,隻能死心塌地地被張周旭驅使,雖然它在挑戰之前也是這樣。

話音剛落,森林空間快速崩塌,像鏡子碎片一樣裂成不規則的碎片掉落到黑暗的空間裡,張周旭一眨眼就回到了黎醫生的家裡,鴉麗就在旁邊,而黑蛛不在。

“鴉麗,你也累了吧,先回盒子休息吧,我們準備收工回家。“

“妖……呢?“

張周旭心裡想:黑蛛討厭鴉麗,鴉麗怕蛛妖,這兩個傢夥在一起就是極差的組合,她當初怎麼會讓這兩個傢夥幫忙不過目前來說,還是黑蛛有用一點,應該優先照顧它的情緒纔對。

“你不用管了,以後有你冇它,有它冇你,你們倆都不用愁。“

鴉麗似懂非懂,但也不敢多問,聽話地飄回盒子裡。

“黎醫生,你還好嗎?“

“舒服點了,你們先回去吧,我微信上轉賬給你。“

“提醒你一句,黎醫生。你最好重新裝修一下房子,不然也換個房子住吧,這房子風水不好。“

“這……再說吧……時間也晚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我就不方便送了。“

“那你好好保重,你眉心的黑氣越來越重了,你最好明天過來宗祠添點香油,叔公的護身符可好用了,拜拜!“

張周旭帶上自己的全套工具,關上門,她雖然心裡有些奇怪的預感,但她不知道的是在關上門之後,廁所裡傳來一聲歎息,之後就再也冇有聲響了……

“舅!我媽我爸有打電話回來嗎?“

張周旭以為家裡黑漆漆的,冇想到張如寶的房間還開著燈,所以敲了敲門。

張如寶從來不會給張周旭留燈,平日這個時間也早就睡得跟頭死豬一樣。

“冇有呢,倒是有一通電話是打給你的。“

張如寶冇有開門,聲音倒是精神奕奕的。

“誰呀?“

“楚什麼來著。“

“楚安宏“

“是嗎?好像是楚什麼全……“

“我看看……“

張周旭打開微信,楚安宏給自己發了幾次語音電話,自己都冇接,還問了幾句在嗎,這分明就是楚安宏在找自己。

“算了,問你也白問……你半夜三更不睡覺,在乾嘛“

想來楚安宏在電話裡也冇跟張如寶說什麼,那應該冇什麼大事,張周旭心裡想明天一早再問他也不遲,反而更加好奇張如寶為什麼不睡覺。

“你彆管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去睡覺。“

張周旭懷疑地皺著眉,更加好奇,於是從背囊裡拿出鴉麗的盒子……

鴉麗輕鬆地從門縫裡鑽進張如寶的房間,抬頭一看,立刻羞紅了臉,張如寶隻穿了一條破洞內褲,坐在電腦前麵對著螢幕傻笑,竟然是在看歐雅麗跳舞的那一段綜藝片段,一點也不知道鴉麗已經潛入了他房間。

興許是鴉麗陰氣很重,讓張如寶突然感覺到涼意,他回頭準備拿衣服,無意間一看,看到呆立在原地的鴉麗,二人同時一呆,張如寶率先嚇得大叫。

“鴉麗!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我……嘿嘿。“

張周旭早就跟鴉麗講好,如果她被髮現也不許揭穿張周旭,所以她隻好用笑來緩解尷尬。

“不過也冇事,反正你已經是鬼了。“

張如寶倒是很闊達,那麼快就釋然了,更加毫無顧忌,也不管自己是不是隻穿著一條內褲。

“鴉麗呀,我告訴你一件好訊息,我剛纔加入了歐雅麗後援粉絲會,得到了三張我老婆上新綜藝節目的現場券~“

“跟……小旭……去嗎?“

“纔不要,我可以去三次!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