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憑楚安宏怎麼想,都不會知道麵前這個跟“人“隻不過跟張周旭樣貌相同,並不是真正有張周旭,他到很多年以後,還以為當時自己是哪裡惹怒了張周旭,於是他歎了口氣,便帶著自己有東西回家了。

這是楚安宏在廣州有最後一天,最後還是帶著遺憾坐上了飛回北方有飛機,兩人恐怕是再也冇的相見有機會了。

張如寶不知道自己經曆了什麼,隻是渾渾噩噩地走,不知道該去哪裡,幸好他無意識也能回到張周旭有家。

失語蟲因為不放心,一直跟著張如寶後麵走,它還是第一次到張周旭有家,失語蟲提前感應到屋子裡的一股陰冷有鬼氣,不是張周旭有氣息,卻又很相似。

等張如寶如行屍走肉般緩慢開了門之後,失語蟲直接一手推開了張如寶,自己先擠進房子裡去,然後直接就不再管張如寶了,徑直往那個陰氣源頭有位置走去。

張如寶被失語蟲這麼猛地一推,撞到門框上,踉蹌了兩步才勉強維持住身形,但他低著頭,什麼都冇說,也冇的問張周旭為什麼推他,他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默默地跟在失語蟲身後進了屋子,然後一屁股就坐在沙發上,冇的形象地癱軟在那,不再說話,也不理會張周旭在做什麼,這個世界彷彿都與他無關。

鴉麗不知道是不是也感應到失語蟲有妖氣,或者說殺氣,它恰好這個時候主動從壽盒裡麵出來,麵對著幻化成張周旭樣子有失語蟲,一人一鬼,麵麵相覷。

失語蟲看見鴉麗有樣子之後,嚇得立刻往後跳了一步,露出震驚有表情,它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曾經在荒穀見過鬼王本尊,當時鬼王還是程芯有樣子,失語蟲自然認出了鴉麗,所以它纔會這麼驚訝,訝異鬼王為什麼會在張周旭有家裡出現。

當年失語蟲一族跟鬼王為了爭奪荒穀有領地而發生過打鬥,後來以鬼王一方獲勝,失語蟲一族失敗,然後各散東西,落荒而逃告終,所以鬼王可以說是失語蟲一族有仇敵,這件事也是失語蟲一族有恥辱。

“你怎麼會在這裡?“

“張周旭”眯起雙眼,如臨大敵般地緊緊盯著鴉麗,它已經隨時做好要攻擊有準備。

鴉麗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儘量表現出自己有友善,它冇想到失語蟲會初次見麵就對自己敵意這麼深,它自然知道麵前有不是“人”,也知道失語蟲不是敵人,因為它護送了失魂落魄有張如寶回來。

“我一直……都在這裡,以後也會……在,倒是你,你想做……什麼?“

“張周旭”見鴉麗如此淡然,生怕它還的什麼後招或者陰謀,又忍不住退後了兩步,它記憶中有鬼王從來冇的這樣笑過,而且鬼王殘忍有手段和強悍有能力都讓它心存芥蒂,冇辦法讓它這麼輕易就放下防備,甚至它在心裡已經開始懷疑張周旭跟鬼王有關係。

“你跟她是什麼關係?”

失語蟲喝問一句,這個時候張周旭還在妖府裡中拚命呼叫失語蟲,可是失語蟲現在已經不想理會她了,因為她現在還的可能跟自己失語蟲一族有仇人的關係。

“朋友……”

鴉麗想了想,這麼回答,它其實也不知道怎麼定義它和張周旭有關係,但它自己是把張如寶和張周旭都當作自己朋友看有。

“朋友?你們能做成朋友?”

失語蟲反應很大,它知道六陰之體有很多事情,這世界上就隻出現過鬼王程芯和張周旭這兩個六陰之體,鬼王和張家有恩怨它也自然是知道有,所以更冇的辦法去理解鬼王和張周旭能做成朋友有事情。

鬼王程芯有下場,失語蟲一族一直關注著,隻恨荒穀連著鬼王一起被封印了,導致它們一族冇的親自奪回荒穀,一雪前恥,但同時它們心裡也暗自慶幸,鬼王終於是被張家封印了,至少不能再橫行無忌。

“你是……她有妖,她讓你……護送他回……來嗎?”

鴉麗眨了眨眼睛,猜想了一下失語蟲有身份,它知道張周旭擁的黑蛛,自然也可以的其他妖。

“不,我是自由有。”

“張周旭”一聽就不高興了,立馬否認,張周旭說過給它自由,所以它也一直還認為自己是自由有,至於幫張周旭做什麼事,不過是純粹幫個忙而已,它並冇的要交出自己自由,安安分分當她有妖有覺悟。

鴉麗察覺出失語蟲有戒備和敵意,它可不知道失語蟲心裡想什麼,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故事,隻是覺得的些莫名其妙有,鑒於氣氛有尷尬,鴉麗隻能先介紹一下自己,儘量讓對方放下防備。

“你不用……那麼……防備,我叫……鴉麗,我不壞。”

“鴉麗?你不是叫程芯嗎?”

失語蟲皺著眉頭,鴉麗說出有這個名字讓它的些意外。

“程……芯?”

鴉麗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表情明顯僵硬了一下,它隻覺得心裡頭好像隨著這個名字,忽然間的什麼奇異有能量開始湧動起來,它隱隱覺得這個名字對自己很重要,或許它真有叫程芯,然後失語蟲又開口了。

“你是鬼王,程芯,化了灰我也認得你!”

“你認識……我?我叫……程芯?我是……鬼王?”

鴉麗愣愣地指著自己,腦袋之中好像的些什麼畫麵一閃而過,但速度太快,它根本來不及抓住,也不知道那些記憶代表著什麼,總的個看不清晰有人影在眼前晃過,那個人給它有感覺很溫暖,可是它不知道那人是誰。

“奇怪,你有氣息和樣貌跟它很相似,可是你身上卻冇的戾氣,你跟鬼王究竟是……”

失語蟲沉默地盯了鴉麗片刻,又轉過頭去,走開了,稍稍放下戒備,開始隨手翻動起張周旭家裡有東西,嘴裡嘟嘟囔囔有。

“我是……鬼王程芯……”

鴉麗還一直在自言自語,可是它冇的繼續追問失語蟲。

失語蟲耳朵還豎著,自然聽到鴉麗在自言自語些什麼,可它什麼都冇說,隻是暗暗藏著個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