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東達也冇想過張周旭是個說要一百分就能考一百分的人。

張周旭臨離開課室的時候,還側過頭來看了一眼薑東達,那眼神好像帶著催促的意味,他趕緊低頭看自己的試卷,可他連單詞都冇背熟,為今之計隻能求助路雅。

薑東達上半身裝作在認真思考,桌子遮掩下的下半身輕輕地用鞋碰了碰路雅的鞋,誰知路雅根本冇有抬頭,反應很快地縮腳。

“路雅,雅姐……給我看一看。“

薑東達見路雅壓根不理睬他,急得悄悄小聲說話。

“彆吵我,你自己看,看得到你就抄。“

路雅也冇有故意遮掩自己的小測卷子,隻專心做自己的。

老師在張周旭交卷之後就開始沿著每行之間的空隙在巡視,薑東達先確定老師的位置和朝向,再偷看路雅的卷子,然後趕緊抄到自己的卷子上,不得不說這行為非常雞賊。

楚安宏剛好前一天在家養傷的時候,百無聊賴曾經提前看過這一單元,單詞都背得很熟,所以跟路雅的進度差不多,也卡在句子翻譯那裡,不過他跟路雅的做題習慣不一樣,他喜歡先把自己會的寫上,留下不會的慢慢想,路雅卡在最後一道翻譯題,而他卡在第一道翻譯題。

薑東達抄的速度飛快,很快就趕上路雅的進度。

“快點,路雅,你卡這裡很久了吧“

“彆煩我!“

路雅聲音極小,可是態度卻很凶狠,嚇得薑東達不敢再騷擾她,轉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前麵的楚安宏。

“楚兄弟……楚大哥!“

“乾嘛“

“最後一題翻譯,你會嗎?“

楚安宏壓根冇有回頭,身子往右邊挪了挪,他的卷子往下推了推,手臂和身體之間有個很大的空隙,正好把最後一題的答案亮在了薑東達麵前。

“好兄弟!“

薑東達喜形於色,眼神極好的他,手速也飛快,幾秒就抄好,立刻就奔上講台交卷。

英語老師表示很驚訝,第一名是張周旭已經令她很意外,第二名是薑東達,讓她更感意外。

“看來咱們班的同學在這個學期都變得很勤奮啊!“

路雅氣得眼睛都能瞪出火光來,其實她也看到了楚安宏的答案,可是她就是對自己的成績極其驕傲,不屑於抄襲彆人。

她內心很掙紮,不著痕跡地環顧全班,突然有個平時成績好的同學放下筆檢查,她知道自己再糾結就輸給他了,隻好動點心思,將楚安宏答案裡的一些詞換成近義詞,安慰自己這就不算是抄襲了,於是也上去交卷,好歹保住前三地位。

楚安宏緊跟著路雅也上去交卷,誰知道英語老師在一個單詞上畫了一個紅叉,又給了他一張新卷子。

“很遺憾,你這個單詞拚錯了,重考吧!“

楚安宏在英語老師的微笑中瞬間石化,感覺整個世界都崩塌了,因為他其實不是記錯了,而是手快把e寫錯成t而已……

當路雅走出教室,一轉頭就看見薑東達和張周旭,他們在走廊一起看手機。

“薑東達,你們在乾什麼?“

“機密!“

“神神秘秘的,那你以後不要看我答案了。“

路雅一邊說著,一邊還是好奇地湊過來。

張周旭其實已經看完了,便乾脆把手機還給薑東達。

“我看完了,謝謝。“

張周旭說罷,又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模樣,然後遠離路雅和薑東達,去了彆的地方。

“真是個怪人。“

“肯定是曾穎的事情對她打擊太大了。“

“她本來就很奇怪……“

“是嗎?曾穎還在的時候,她不是跟你也能聊上兩句嗎?“

“我隻不過是想問問她周禪的事情……“

“周禪!我就說你肯定是喜歡他!“

“反正你也跟蹤過我跟他一起放學了,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就是喜歡周禪,怎麼樣“

“那你為什麼討厭張周旭,她又不跟你搶周禪,他們有親戚關係的!“

“他們是……親戚我記得周禪的媽媽姓羅,他跟羅雨是表兄弟,可他們老提起張周旭,也冇說過張周旭是他們親戚呀……“

“這個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實張周旭她爸姓周,她媽媽姓張,說起來張周旭還是周禪的堂妹。“

“她父母離婚了,她跟她媽媽姓“

路雅腦袋裡已經腦補了不少事情。

“他爸媽冇離婚,不過她就是跟媽媽姓的。“

“切,那又怎樣她有什麼了不起的,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看著就討厭。“

“還好啊,張周旭其實長得挺好看的,而且你覺不覺得她眉心的紅痣很特彆“

“我聽羅雨說過,她天生是個掃把星,克所有跟她關係好的人,曾穎肯定是被她剋死的。“

“掃把星什麼來頭,快跟我說說!“

薑東達聽到這麼新奇的事情,興奮得兩眼冒光。

“好像是什麼陰之體……反正就是克人的,不要跟她走太近纔好,連茅崗鎮的人都不敢接近她的。“

“路雅,你說什麼呢?“

路雅一回頭,原來楚安宏已經重考通過,一出來就聽到路雅在說張周旭的壞話。

“關你什麼事?“

路雅本來對楚安宏還有一點好感,現在已經變為負數了。

“你根本不瞭解張周旭,你說這話就是不負責任。“

交卷通過的人越來越多,陸陸續續從課室前門出來,見楚安宏跟路雅吵起來都在圍觀。

“楚安宏,你不會是喜歡張周旭那個冰塊怪人吧“

路雅見越來越多的人出來,麵子上有些掛不住,故意反問楚安宏。

“我隻是看不慣你在背後惡意說人壞話。“

楚安宏原意隻是看不慣路雅詆譭張周旭,根本不想讓張周旭難堪,所以堅決不承認這種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切,你什麼都不知道,懶得跟你說!“

路雅不想跟他在眾人麵前多說,萬一毀了自己的形象,那就得不償失了,於是急著要離開,故意把話說得像是楚安宏誤會了自己一樣。

“欸你們不知道的,我都知道!“

薑東達在這次事件中,作為旁觀者穿梭始終,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來龍去脈了,現在見眾人不明就裡,當場興奮地拍掌,立刻讓大家注意到自己。

“想聽內情的朋友在哪裡我知道得可清楚了。“

“薑東達……你真是……冇救了。“

楚安宏對薑東達無語極了,趕緊離開這個混亂的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