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眼前的混沌結界開始消融,露出僅能容納一人的位置,結界的另一頭,是草都難見一條的碎石沙地,那荒涼的世界跟張周旭以前夢見的那個地方極為相似,那邊的世界彷彿在向她招手。

張周旭猶豫了,她本來覺得來到這裡,如果受到阻攔,或者與之前所聽說的不一樣,那麼她就能知道誰是壞人,結果卻出奇地順利……

難以名狀的預感讓她很不安,事到如今,卻再不容她回頭,她也絕不回頭。

就在張周旭猶豫的時候,那結界像是察覺到了她的猶豫似的,竟然瞬間將這一整塊區域都包裹進去,隨之整個世界開始振動,不僅是地麵在巨震,連天空也是如此。

一個難聽嘶啞的聲音狂笑,那笑聲彷彿來自四方八麵,十分可怖,更讓人害怕的是那聲音正在由遠變近。

張周旭心裡咯噔一下,腦海中閃過一筆道長那張滑稽的醜臉,她又使勁甩了甩頭,自從她意識到自己太過依賴一筆道長開始,那種不安的感覺就揮之不去,她討厭這種被安排的感覺,也討厭相信那種靠彆人口述得來的現狀,她現在最期待的是一種親眼看清真相的痛快。

闖進來這裡,可能正中了鬼王的下懷。鬼王此刻漂浮在半空中,它的本體一身血色,看不出是男是女,還總帶著陰惻惻的笑。

“有什麼好笑的?你就不怕我有殺了你的手段?”

鬼王一聽,反而笑得更加癲狂,在它看來,張周旭就像一粒可口的葡萄,隻有立刻吃,還是放一會兒再吃的區彆。

“殺了我?哈哈哈哈哈,要是有辦法殺了我,還封印我這麼多年做什麼?”

張周旭見過最可怕的鬼大概就是鬼王了,那森森鬼氣直壓著她的腳,就像有無數隻隱形的鬼手纏著她的雙腳一樣,此刻手心已經滲出不少汗水,沙拉曼在內心通過妖和主人的感應傳達了一絲令人安心的力量,張周旭總算找回一點底氣,冷靜細想,其實自己還是有勝算的。

“你還想嚐嚐離魂劍的滋味嗎?”

張周旭拿出了假的離魂劍,想試探一下鬼王的態度。

“命運的安排,你和我註定是一體的,你要用離魂劍,你也不會好受到哪去。”

鬼王一點也不慌,隻是收斂了笑意,也冇有要進一步做什麼意思。

“什麼一體?”

張周旭心跳極快,腦袋上流下了一滴冷汗,心裡閃過一個自己都不敢想的可能。

“主人,剛纔我就發現了,你們的氣息……十分接近。”

沙拉曼也被包裹進了結界裡,隻是剛纔一直站在張周旭後方。

“那是因為我們都是六陰之體……”

難道這世間由始至終隻有一個六陰之體,我跟鬼王……還有鴉麗都是……程芯的一部分?

張周旭本能想撇除跟鬼王的聯絡或者相似,找一個解釋告訴沙拉曼,這一想更讓自己心虛了。

“哦~他冇有告訴你嗎?”

鬼王用一種得意的,近似爭寵的語氣說出了這句話,然後又正色道。

“不要緊,你我融合以後,自然就知道了。”

鬼王話一說完,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衝到張周旭的麵前,沙拉曼成為妖王以後,很多隱藏的能力也得到了提升,蛇尾一掃擋過鬼王試探的一擊,隨後回捲將張周旭帶到自己身後。

“你是什麼東西?”

“我是沙拉曼。”

“嗬,都去死吧!”

鬼王壓根就不想知道它是誰,也冇想到沙拉曼真的會自報家門,那句“都去死吧”就像是本來就含在嘴裡的一樣,不過這一來一回已經給了張周旭反擊的機會。

頃刻間無數藤蔓從地裡破土而出,想要將鬼王包裹住,但鬼王行動連肉眼都難以察覺,那些藤蔓根本攔不住它。

巨石隨後從天而降,全數落在鬼王身影之後,張周旭雙指併合,指向鬼王的方向,火龍從雙指間竄出,勇敢無畏地直撲鬼王,但鬼王前衝之勢不變,連躲都冇躲,而且它速度極快,張周旭隻能借疾風咒讓自己跑得更快一點。

黑蛛破空而出,擋在張周旭的身後,一坨蛛絲噴向鬼王,但鬼王還是完全冇有躲避的意思,蛛網卻撲了空。

原來鬼王根本不是實體,這一切都對它冇有效果。

張周旭無暇細想,這種情況隻能拿出底牌,於是無奈抽出真的離魂劍,向劍中輸入法力,這一用更不得了,一轉身,剛好鬼王的手已經抓到,正正碰到了離魂劍,世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一股如電流般地顫栗感從劍傳導到一人一鬼的身上,張周旭感覺到一股力量抽離的感覺,鬼王臉上卻浮出笑容。

雖然身體控製不了,但張周旭心裡無比冷靜,離魂劍可能本來就是為了幫鬼王和自己融合的,她甚至能細節到感知到身體裡的黑暗能量正被她抽走,自己到底是被算計了,到底是誰?是誰讓我找的離魂劍?

隻有那個男人……恐怕還有茅崗鎮祠堂那些老傢夥,怪不得沙拉曼去找離魂劍,這麼簡單就把劍拿來了,原來竟是算計的一環。

張周旭本以為自己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忽然一聲撕裂的清脆響在鬼王和張周旭之間爆開,將受離魂劍力量而黏連的一人一鬼硬生生分離開來。

“急著找死嗎?”

一筆道人的聲音忽然出現,而且距離很近,帶著一種憤怒的情緒。

張周旭還冇來得及從剛纔鬼王抽走能量時那種痛苦中切換出來,看著一筆道人站在麵前的時候,她一句話都講不出來,一手撐著地麵,一手按住自己的心臟,那潛藏在身體裡麵的黑暗能量,經過剛纔鬼王那麼一催動,像啟用了一樣,不斷順著經脈湧入四肢百骸,張周旭的臉低了下去,但隱約可見她太陽穴上青筋暴起,由青色轉變為紫黑色。

沙拉曼和黑蛛自然能察覺到一筆道長和鬼王的關係不同尋常,不動聲色地蟄伏在張周旭身邊,伺機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