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到外麵新鮮的空氣,張周旭這才慢慢舒服一點,驚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莫非是ai察覺到什麼……“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我在調查他?“

“他法力比我強太多了……“

張周旭一邊走向女廁所,一邊自言自語,回憶剛纔的感覺還心有餘悸。

冇想到女廁所也能聽到裡麵錄製現場的聲音,可能主持人邀請雅麗現場唱歌,所以這裡能夠聽見她的歌聲。

張周旭通過女廁所的窗戶,看見外麵的樹林不錯,洗完手就踱步到樹林,走著走著,好像突然感應到什麼,抬頭一看。

“小滾“

張周旭滿臉寫著驚喜。

“小旭,好久不見。“

白色蟲體上的小腳扒在樹枝上,發出雌雄難辨的聲音。

“你怎麼在這裡“

張周旭好奇地看著小滾從樹枝上飛下來,化為人型,那樣子跟歐雅麗的模樣果然很相似。

“我聽到熟悉的聲音,所以停下來聽聽。“

“你認識歐雅麗?怪不得你的化身跟她那麼相像。“

“歐雅麗難道這是那個白裙女人的名字……“

“你真的認識她“

“我們失語蟲喜歡樹、喜歡自由,也喜歡美妙的歌。有一天我偶爾從你舅的出租屋裡聽到過,是那個白裙女人唱的,我化身模仿的就是她,自那次以後,我不時就會靠近那裡想再聽歌,那天避雨也是有意無意地落到那裡的陽台。“

“那還真怪不得我舅把你當成是她……“張周旭小聲嘟囔。

“你說什麼“

張周旭說得太小聲,小滾好像冇聽清楚。

“冇什麼,哈哈。“

張周旭怕激怒小滾,萬一把它氣跑了就再也找不到了,所以打著哈哈把剛纔的話圓過去。

“可惜這裡隔得太遠了,裡麵的歌也聽得不清楚。“

小滾看著場中,滿臉的遺憾。

“你想進去聽嗎?“

“可以嗎?“

“那你看到我舅還會生氣嗎“

“他也在裡頭?“

“是啊。“

“……“

小滾沉吟片刻,做了好一番思想工作,才提出應對方案。

“那我變回蟲型,你把我藏起來,彆讓他知道我在就行。“

“對了,上次你不是答應我,要告訴我六陰之體對於你們蟲類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嗎?典籍裡都冇有解釋過,隻是說對蟲有吸引力和壓製力。“

張周旭至今還一直懊惱放走了失語蟲,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明明失語蟲答應過放走它就告訴她六陰之體的事情,冇想到後來它走得冇影了,也冇有履行諾言。

“對了,我都忘記了。小旭,你真是幸運,如果你問其他蟲,恐怕它們都回答不了你,可是我們失語蟲是很古老很古老的蟲種,見證過第一個六陰之體的誕生。“

張周旭冇有說話打斷,而是靜靜地聽小滾繼續說下去。

“其實法力有分來自光明力量還是黑暗力量,倒冇有正邪之分,但都與五行有關。地表以下產生的力量是黑暗力量,像鬼的法力,我們蟲類處於地表層,修煉黑暗力量可以更快化妖,所以一般我們法力中黑暗力量會占大多數,當然也有部分蟲類是修煉光明力量的,而地表以上產生的力量是光明力量,像人類道者的法力。六陰之體的誕生與黑暗力量的詛咒有關,龐大的黑暗力量本來不應該產生在人類的身體裡,而六陰之體會源源不斷產生黑暗力量逐漸積聚在體內,所以六陰之體都活不長,這是因為人類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日益膨脹的黑暗力量。相反,對我們蟲類來說,那黑暗力量卻是大補,說不定得到之後可以成為新一代蟲王,可是六陰之體的黑暗力量比我們蟲類修煉的要精純很多,如果不是六陰之體自身出了什麼問題,我們也毫無辦法。“

“原來是這樣,我們茅崗鎮裡的宗祠隻是茅山南派的一個分支,所以典籍留下來不多,對於這些法力起源的東西都是不知道的。“

“啊……歌唱完了。“

小滾注意力一直在場內,聽到歐雅麗唱完歌,傳來鼓掌聲讓它很失望。

“來,你進我的褲袋裡,我帶你進去。“

小滾化為蟲體,鑽進張周旭的右口袋裡,口袋立刻鼓了起來。

張周旭沿路走回錄製現場,完全冇有注意到不遠處有個挺拔的身影,他整個人站在樹林裡好像與環境融為一體,所有氣息都收斂得很好,致使小滾和張周旭都對他毫無察覺。

“原來是六陰之體,怪不得……“

說話的人是ai,他一改在舞台上時那個和善的樣子,整個人的氣質冷到結冰,如鷹隼般的雙目看著剛纔張周旭消失的拐角。

ai當然不會知道張周旭來這裡是為了調查他,他隻是感覺到張周旭身上散發出來的陰氣不像是一個正常人類該有的表現,或許那就是剛纔失語蟲所說的黑暗力量,與他身上光明力量的法力有很強的排斥,他隻是稍作試探,對她施加法力威壓,這是法力強者對法力較弱者的一種壓製,隻要他想,他就能讓她難受,兩者之間差距越大反應越明顯。

“她現在的法力還很弱小,或許可以……“

ai笑了,笑容頗有深意,然後轉身向相反方向的工作人員通道走去,那是可以直接走向後台的通道,剛纔他就是從那裡悄悄過來的。

張周旭回到場內的時候,冇有再感覺到心跳加速,舞台上的工作人員正在做現場抽獎,這是暖場的一種手段,五個主持人和兩個嘉賓都不在台上。

“怎麼樣,有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

“冇有啊,你出去冇多久歐雅麗就開始唱歌,其他人都退場去補妝休息什麼的了,現在歐雅麗也回後台休息了。“

“雅麗,她還是我最愛的雅麗。“

張如寶又在那自言自語,還癡癡地看著歐雅麗離開的方向。

“歐雅麗居然冇認出我舅嗎?“

張周旭覺得很奇怪,歐雅麗不可能不認得舅。

“我們這位置太邊緣了,歐雅麗一直盯著中間看,可能有些怯場吧。“楚安宏猜測。

工作人員的抽獎很快就結束了,倒黴的三人毫無疑問地一個獎都冇有。

六陰之體本人和與六陰之體相處久了的人都會失去好運,所以抽獎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抽中的。

工作人員手腳麻利地撤走抽獎台和獎品,空出舞台之後,五個主持人又從後台回到舞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