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七章

“房間裡。“

張周旭上一刻還跟三叔公劍拔弩張的,突然聽三叔公這麼一問,愣了一愣,猶豫地指著大繭的方向。

張若柳本來就站在張周旭旁邊,順著張周旭的手指看去,忍不住哇了一聲,約一米五寬,上下粘著天花板和地板的大繭,實在是壯觀。

三叔公和張如寶都想立刻走進次臥來看,二人一同來到次臥門口,可二人之間總得有個先後順序,三叔公仗著身高居高臨下地看向張如寶,隻一個眼神就讓張如寶認慫地退後一步,然後大步走進次臥。

“哦……已經收伏了。“

三叔公顯然要比張若柳沉穩得多,既冇驚叫也冇有什麼彆的反應,聲音也是輕描淡寫的。

張如寶一進房間,跟張若柳的反應如出一撤,立刻哇了一聲,甚至比張若柳還誇張,往後跳了一步,背後撞到牆才站定下來。

“大驚小怪,週一柏已經獨當一麵很多年了,收伏這種小妖簡直是小兒科。“

三叔公話裡透著點小得意,臉上卻是雲淡風輕,甚至對張家姐弟表露出一些鄙夷。

“三叔公,這是小旭收伏的。“

“她她纔多大……況且,她根本冇學過!“

三叔公一聽有些緊張,努力想找出證據證明這跟張周旭無關。

週一柏心底很是為女兒自豪,走了幾步,撿起地上被張周旭隨意扔到一邊的符,拿給三叔公看。

歪歪扭扭的字和稚嫩的太極符號,三叔公也不得不信這是張周旭收伏的妖。

“那可能跟六陰之體的血有關吧!否則,以她這樣的資質,怎麼可能……“

“我資質怎麼了?“

“你一個女孩的能力自然是比不過正統男兒……“

張若柳對叔公們重男輕女的封建傳統思想早已見怪不怪,心下雖然憤怒,但也儘量壓製著自己,儘量做到尊敬他,但張周旭還小,一聽三叔公的話就氣上頭。

“仗著六陰之體對蟲類的親和,大概能當個蟲師,這已經很不錯了。“

三叔公不理會張若柳和張周旭的反應,仍然自顧自地在嘴上安排張周旭的前程。

張周旭憤怒到極點,大繭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裂開了一道口子,隨後裂痕越來越多,又細又密。

三叔公注意到大繭的波動,突然住了嘴,又或者是他根本發不出聲音。

週一柏和張如寶見識過蟲妖的厲害,此時都瞪大了雙眼,唯恐蟲妖再次出來。張若柳已經很多年冇有麵對過妖魔鬼怪了,況且她的男人就在身邊,所以第一反應是抱著週一柏的手臂,另一隻手將張周旭攬在懷裡。

張周旭覺得自己身體有些不尋常,體內的憤怒情緒好像怎麼都控製不住,越想壓製,越是往上衝,急得閉上雙眼,全神貫注才舒服一些,慢慢地元神好像進入了一個神秘的空間。

“蟲妖不服,在向小旭發起控製權爭奪!“週一柏看看蟲妖再看看安靜地張周旭,立刻懂了。

“我們能做什麼?“

張如寶不懂這些,隻能請教。

“幫她護法,不要騷擾到她。“

週一柏臉色有些凝重,因為他很清楚萬一張周旭爭不過蟲妖,那她將會被蟲妖奪舍,而自己為了阻止蟲妖,隻能向自己女兒的身體下手。

“相反的說,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去騷擾它?“張如寶不懷好意地瞄向即將破開的大繭。

“我怎麼冇想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

張若柳第一次對自己的弟弟刮目相看,豎起一個大拇指。

張如寶也不知道自己算被讚還是被踩,憨憨地傻笑,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跟姐姐正常說話。

三叔公說話發不出聲音來,感覺很憋屈,而且似乎隻有他發不出聲音,這週一柏、張若柳和張如寶都樂得忽略他去,他隻能拚命戳它的傘,通過篤篤篤的聲音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三叔公,請您安靜點,不要騷擾到小旭。“張如寶見三叔公如此生氣,趕緊扯著他的手走遠點,直把他按到客廳沙發上。

三叔公被張如寶這麼一說也不好意思再嘈了,就這麼乾坐著等。

張周旭的元神渾渾噩噩地在一個神秘的白色房間裡麵睜開眼,房間裡什麼都冇有,隻有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牆壁,白色的地板,已經忘了前一刻因為什麼而憤怒,這一刹那內心是一片平和。

“嗬,人類!“

房間中不知道哪個地方響起了一個怪異的嗓音,不知是男是女。

“你是誰?“

張周旭在房間裡看不見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此時聲音響起,讓她心裡一驚。

“休想讓我承認那個名字!“

那“人“好像很生氣,房間裡頃刻間像地震一樣抖動,震得張周旭隻能蹲著維持平衡。

“好吧,我不問你名字了,那這是哪“

“哼,我的肚子。“

“我被你吃了?“

張周旭十分震驚,因為她明明記得上一刻還跟父母、舅和三叔公在房子裡麵。

“你說呢?“

神秘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

“你是……蟲妖“

張周旭再笨也該想到,當時房間裡能有這般能耐的就剩蟲妖。

“蟲妖,也很難聽。“

“那你為什麼不肯說你的名字“

“不要再提那名字!“

蟲妖的聲音很憤怒,整個房間又劇烈地震盪起來。

“好吧好吧,不提了。那你為什麼要把我關進來?“

張周旭在房間裡什麼都不能做,而蟲妖的心情卻能控製這個房間,由此可以判定她現在完全是被蟲妖拿捏著,隻好避其鋒芒,再慢慢想離開這裡的辦法。

“可笑,你自己心裡冇數嗎?身體那麼弱小還妄想收伏我“

“你先攻擊我的,如果不降伏你,我不活了?“

“你跟那個噁心的男人是一夥的!“

噁心的男人?

張周旭思索了一會,兩個形象不斷對比,她可以非常確定“噁心“這個詞絕對不可能用在她爸週一柏身上。

“你說的是我舅你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幫你評評理。“

張周旭忍不住八卦起張若寶和蟲妖之間的故事,既然暫時出不去,索性盤腿坐下,聽這蟲妖把胸中苦悶都吐個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