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露了半個頭,悄悄透過玻璃窗看向餐廳裡麵,那些船上的工作人員都在裡麵的凳子上坐著,看不到甲板層這邊,大概隻有船長一個人在麵向著張周旭這邊說話,但他注意力並不在這邊,或許這是個行動的好時機。

張周旭剛想出去,忽然看到一個人影比張周旭還快,已經走到兩具屍體之間,把張周旭嚇得立刻縮回去。

張周旭等了幾秒,又探出頭來偷看,隻見那人穿的一件很寬大的黑色雨衣,完全遮住整個身影,看上去高度約有一米七,在阿偉的屍體前麵蹲下,掀開那塊遮蓋的桌布。

從張周旭的角度可以看到那雨衣人手上戴著一雙白色的手襪,而下一刻張周旭就被阿偉後背上的圖案吸引了注意力,那圖案跟茅山術的符文很相似,可是張周旭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符。

那符文像是被一種紅色染料畫出來的,不像是血,因為血在空氣中裸露久了會氧化而變暗,反而更像是硃砂,無論經過多久都那麼鮮紅。

張周旭都還冇想明白這是什麼符,那人就猛地一手把那符文毀掉,似乎是跟那手套有關係,可能是手套上本來就潤濕了什麼液體,在符文上一抹就乾淨了,什麼痕跡都冇有留下。

那人抹完符文就站了起來,張周旭有個不好的預感,那人似乎要往這邊跑。

張周旭趕緊往回撤,一下子不留神撞到阿偉的鬼魂身上,如入冰窖般的寒意瞬間侵襲全身。

那人轉眼就跑下樓梯,剛好鑽進另一邊的走廊,冇有注意到張周旭。

張周旭趕緊遠離阿偉,還忍不住打個寒顫,真正的凶手就在附近,所以阿偉身上的寒意比平時更重了幾分。

冇想到這遊輪上除了張周旭還有另一個會茅山術的人,隱藏得夠深的,隻是張周旭不解,這人為什麼冇有注意到張周旭呢?一個正常的道者除了用肉眼觀察,還應該會感受到張周旭身上的氣息纔對。

張周旭跟著那個人影拐進另一邊的走廊,那人敲了敲房間門,便開門進去了。

張周旭悄悄地靠近那個房間,裡麵一點聲響都冇有,抬頭一看,1063房,除了這個線索之外好像冇有彆的收穫了。

剛纔那人進房間前先敲了一下門,很有可能不止一個人在,萬一這個時候有人突然開門出來……

張周旭稍作考慮,隻好趕快離開現場,另外一邊的馬氏兄妹還等著自己的訊息,那厲鬼的氣息就徘徊在某個房間裡頭。

張周旭又偷偷地摸回樓梯右邊的走廊,這裡的房間每隔三間房就有一個房間的房門是特彆寬大的,大概是為了錯開同房型。

那厲鬼就在1025房間裡頭,可能就是馬明和佳怡的房間,所以佳怡最眷戀的地方是這裡,一直在房間裡徘徊。這門跟馬遙房間的門一樣大,一看就是個好房間。

要是有一柱香在的話,那厲鬼就會被吸引過來,可是張周旭冇有,除了用衛生紙畫的符外,一無所有。

更衰的是,從馬遙房間出來的時候,張周旭忘記問馬明拿房間鑰匙了,過了這麼久纔回去問他們拿,也實在有點尷尬。

冇有鑰匙,開不了門,厲鬼不會無端跑出來,這個時候隻能用鮮血把她引出來……

張周旭真想哭,又到了這個要放血的時候,她後悔了,早知道就不提早畫符,那樣就不用咬兩次手指了,她將手指伸到嘴邊,剛纔手指麻痹的感覺還縈繞在心頭,她張開嘴,就是忍不住咬下去。

歎了口氣,張周旭還是放棄了。

“黑蛛……“

“哼,想起我了?“

“出來。“

虛空中劃開一到裂縫,黑蛛化成人型從裡頭出來,這美少年讓張周旭眉頭跳了一跳,要是可以她甚至想吹個口哨,果然好看的人總能讓人心情變好。

“進去裡麵,幫我把那厲鬼弄出來。“

黑蛛眉頭一皺,表情有些不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你的傷到現在還冇好嗎?“

“你都不關心一下我,有事情做纔想起我……“

張周旭揉了揉腦袋,這小黑蛛居然在這個時候鬨起彆扭來,不過自己是真的差點把妖都給忘了。

“乖,這不是擔心你有傷在身,所以冇打擾你嘛!“

張周旭摸了摸黑蛛的腦袋。

“哼!“

黑蛛變回真身,縮小到能從門縫爬進去的程度,溜進房間裡麵。

張周旭拍了拍手,走到旁邊一點的位置,小心地掏出幾張符來,找出那張清明符。

房間裡頭很快就發出敲擊和撞擊的聲音,很是熱鬨,看來裡麵已經打起來了。

這個時候張周旭才覺得自己收了隻蛛妖還不錯,不像那隻失語蟲,自己一有事情就失聯,半點忙都幫不上,默默記著失語蟲的罪狀。

房門發出一聲巨響,誇張地往外撞了一下,還有指甲刮過木門那種長長的,讓人覺得雞皮疙瘩掉一地的聲音。

張周旭心裡咯噔一聲,這黑蛛不會連一隻新手厲鬼都打不過吧……

“黑蛛,打不過就想辦法給我開門!“

張周旭在心裡給黑蛛傳達資訊。

“這鬼好凶!“

黑蛛立刻在心裡迴應,房間裡麵的響聲還是不斷,有金屬響聲,有紙張翻動的聲音,還有書本沉重的掉落聲,甚至還有玻璃碎裂的聲音。

張周旭隔著門都能想象裡麵亂成一鍋粥的場景,房門克噠一聲終於打開了,她默默嘀咕一句這黑蛛果然差勁,當然想這句話的時候她冇有想著要告訴黑蛛,所以黑蛛並不知情。

門纔開了一條縫的時候,張周旭就溜進了房間,因為插上冇有房卡,房間裡麵黑乎乎一片,對於人類這種視覺動物來說實在是太不友好了,怪不得黑蛛打不過這厲鬼。

張周旭隻好暫時把門打開,藉著走廊上安全出口的綠色指示燈獲得光源,依稀看到一個半透明的人影,它長長的獠牙讓她本來秀美的臉孔變得猙獰可怖,穿著鮮紅的裙子浮在半空,滿身的鮮血嘀嗒嘀嗒滴到滿地都是血跡,背後還有一個深深的刀口。

這房間裡動靜鬨這麼大,恐怕會吸引彆人過來,張周旭打算速戰速決,手上拿出清明符,將法力傳到衛生紙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