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書“

張周旭心裡震驚,這本書似乎是活著的,可書明明是死物,又怎麼能活著呢?

“我是妖,我的前任主人創造了這本書,死前跟我簽訂了契約,讓我沉睡在書中,當這本書被重新啟用以後我才能甦醒。“

那書中妖的聲音似遠似近,縈繞在腦海裡,語氣淡然,像是活了太久,世間的一切都被看淡了。

“妖你的主人既然已經死了,你不是會立刻恢複自由嗎?“

“所以當他感知到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時候,決定與我簽訂了新的契約,隻有完成契約的內容餓才能恢複自由。“

“你怎麼會答應簽多一份契約“

在張周旭眼裡,他既然都要死了,明明可以立刻獲得自由,完全冇有理由要再答應他的要求,將自己恢複自由的條件增加。

“因為我敬重他,相信他,他一定有他這麼做的理由。

張周旭聽完,心情激盪,原來妖也會這麼信任自己的主人,真想讓黑蛛和小滾都來聽聽,學習一下這隻模範妖的修養。

“真是隻好妖。“

張周旭低頭翻了翻這本書裡麵的內容,開頭還比較耐心地看,越看到後麵的頁數越是覺得枯燥,前五十頁寫的好像不是什麼特彆的東西,無外乎是馬家的傳承曆史,一些卓越建樹之類的,還有族譜,張周旭一點興趣都冇有,怪不得馬遙壓根不看。

“這本書有什麼重要的?“

這妖知無不言,張周旭便直接問它,懶得自己漫無目的地翻頁,浪費時間。

“我可以回答你關於書的三個問題,回答了三個問題之後我就恢複自由了。你確定要問第一個問題嗎?“

那妖的聲音裡聽不出有什麼情緒,異常的穩重和神秘,更像是公事公辦。

“等等,我先自己看看吧。“

原來這妖契約要求的就是回答自己三個關於這本書的問題,隻有三個問題可以問,張周旭肯定不能隨意用了,決定先自己探索一下。

張周旭繼續翻頁,好像有寫一些奇奇怪怪的話,看上去不像是通順的句子,像是文言文,又不像是,旁邊還附上一些圖案,可是她不太明白這圖案和話之間的聯絡。

“黑蛛,你看這些,像不像是道術的符文“

“我也不懂……“

黑蛛一臉呆滯。

“如果這是符文的話,那這段話裡麵可能藏著符的咒語,怕被人誤學了,所以加了一些手法來隱藏真正的內容。“

張周旭問之前也冇抱什麼希望,她早知道這黑蛛什麼都不懂,隻是隨口問問,它真的不像一隻正常妖,白活這麼多年,怪不得跟誰打都輸。

“……“

張周旭默默收回目光,帶著些許嫌棄的表情,繼續翻動古書,又翻了幾頁之後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圖案,記憶還很新鮮,這是阿偉後背上的畫著的圖案。

“隻有蔡敏和馬氏兄妹接觸過這本書,莫非是蔡敏“

張周旭揉了揉腦袋,感覺自己好像在做推理題,特彆難過,強行讓自己冷靜分析。

“身高倒是相仿,可是蔡敏冇有法力,理論上不應該能讓符發生作用纔對。“

張周旭又陷入了苦惱,總讓她覺得謎底很快就能解開,可是一嘗試解開它,就會越覺得這件事情撲朔迷離。

就像當初楚安宏雖然從宗祠學堂學到了辟鬼符的畫法,可是因為他冇有法力,那符根本不會有效果。

莫非蔡敏比我更強,所以在我麵前能偽裝得這麼好

張周旭回憶起蔡敏一早的時候出現在自己的麵前,拿著表格來瞭解自己的資訊,當時並冇有發現她的氣息有什麼異於常人,似乎隻是個普通人,不要說蔡敏,其他人在張周旭眼裡都隻是個普通人而已。

不管如何,蔡敏絕對脫不了乾係……

張周旭又繼續翻翻,每隔幾頁就是一個新的符文,她把每一個圖案都記住了,可是還是不太明白咒語是什麼,這些符的作用又是什麼。

這書裡麵的符文似乎比平時張周旭學到的符文要更講究一些,一勾一撇都講究對稱,形態穩健,獨具美感,偶有跟她學過的符文很相似的,但又比她學到的要複雜得多,不知道效果是不是也相似。

“這咒語跟david那日用的火球咒很像,應該也是跟火相關的咒術。“

張周旭在心裡默默說著,用手指輕輕點在書桌上,順著符文勾勒,從那一大段不搭調的文字中找出相似的咒語。

“風,隨,火,動,急,急,如,律,令。“

張周旭一邊小聲念著咒語,一邊在文字中尋找咒語的破解密碼。

馬遙和馬明見張周旭這麼認真地在看書也不好乾擾,早就坐在沙發上打起瞌睡了,畢竟夜已經深了。

所有人都毫無犯備,忽然書桌上憑空冒起一個灼人的火球,那木質書桌頃刻間就燒著了,火勢猛烈,映得整個房間都通紅一片。

張周旭一時之間也嚇傻了,立馬站起來遠離火團,那書雖然看上去也是易燃物,在火勢中卻可以完好無損。

“你不趕快滅火嗎?這房間全是木質的,很快會蔓延,你不會是想燒死我前主人的兩個後人吧?“

第一次聽到書中妖說著帶著情緒的話,似乎對他前主人相當忠心。

張周旭回頭看了看,馬明和馬遙在沙發上,東倒西歪的,睡得正熟,似乎根本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一場火。

“我明明冇有用血畫符啊,怎麼會這樣……“

張周旭也覺得很茫然,甚至不確定這火是不是自己的傑作。

“你根本不懂茅山術,境界太低了。“

書中妖說完,張周旭看著那書自行翻到書的某一頁,那書上的符文和旁邊文字中的幾個字忽然亮了起來。

水滴從空氣中快速凝聚成一條柔和的水龍,所到之處的火頃刻熄滅,可是那熄滅的木頭上並冇有沾上一滴水。

“高!“

張周旭用手指摸了摸焦黑的書桌,忍不住給書中妖舉個大拇指。

“真正的茅山術,意在無為。“

書中妖終於有了幾分生氣,不再是公事公辦的語氣,隻是說話特彆老氣,比宗祠的那幫叔公還要端著架子。

黑蛛一直站在旁邊,可是根本不知道張周旭和書中妖的對話,隻道張周旭在認真的看書,它都快打瞌睡了,忽然的火光才讓他回過神來,轉眼看著那書自己動了,然後水龍又把火熄滅了,隻當是張周旭新學的茅山術。

“你燒壞了他們的書桌,等會怎麼跟他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