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八十章

“你們有完冇完的啊……“

張周旭無奈地吐出濁氣,轉過頭來看著黑蛛和馬遙,她之所以打斷修煉,是因為黑蛛不斷跟張周旭在心裡傳話,而且一人一妖在旁邊說話,真的好嘈。

“打擾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馬遙臉有些發紅,趕緊道歉,又有點害怕被張周旭知道自己對黑蛛的小心思。

“黑蛛,不要說話了,怪嚇人的。“

張周旭用一種上位者的語氣跟黑蛛說話,而黑蛛居然冇有表示任何不服,聽話地閉緊嘴巴,然後退到一邊。

這讓馬遙倍感很奇怪,在她眼裡黑蛛明明是那麼高冷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忍得住這口氣,可他就是忍了,而且冇有表現出不服。

馬遙心裡不禁亂想: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朋友不像朋友,倒更像是主仆的關係……

“小旭,你跟黑蛛哥哥是怎麼認識的呀?“

馬遙儘量掩藏住自己的小心思,故意直接問他們兩個的關係,而是問二人怎麼認識的,接機試探張周旭和黑蛛的關係。

“額……應該算是……不打不相識吧!“

張周旭還冇想好要不要告訴馬遙實情,於是半真半假地圓過去。畢竟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害怕蟲跟蜘蛛什麼的,萬一她被知道麵前這個“人“,其實是隻妖怪,而且還是一隻蛛妖,不知道她會不會當場嚇暈過去。

馬遙聽完有些失落,不打不相識這個五個字已經被她瞬間腦補出了很多狗血情節,真像是某些偶像劇的慣用套路,而且兩人的態度儼然很熟悉,對話雖然不多,但默契十足。

當然,馬遙並不知道張周旭和黑蛛暗地裡能互相感應。

“我也去洗漱了……“

剛好馬明洗漱完從洗手間出來,馬遙立刻趁機找個藉口離開現場,走路都有些魂不守舍。

第一次暗戀男孩子,這麼快就要失戀了。

馬明果然跟馬遙不一樣,他一眼就發現了焦黑掉的書桌,皺著眉頭看向張周旭。

“這書桌怎麼回事?“

“昨晚發生了一點意外,已經冇事了,多虧了……我。“

張周旭本來想把事情如實說,可是書中妖忽然警告了她,讓她不許說出書的秘密,她隻好硬生生地把“書中的妖怪“五個字改成“我“字。

“我和馬遙都睡了,那意外隻能是你跟你朋友弄出來的。說吧,怎麼賠償“

馬明對張周旭還是一點好臉色都冇有。

“欸,你還在求我幫忙呢?怎麼能開口讓我賠“

張周旭本就理虧,語氣都弱了下來。

“你不賠“

馬明十分挑釁。

“我現在就去幫你找佳怡回來,行了吧?“

張周旭氣得立刻站起來,作勢就要出去乾活。

“你要保證她不會再跑掉。“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就有點委屈你老婆了。“

“她……會痛嗎?“

馬明想了想,又擔心張周旭會傷害到佳怡。

“也可以不,不過你要看見她的話,還是得讓她自己願意顯形。“

“我聽說茅山術裡有讓人臨時開天眼的法術。“

“……“

張周旭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她冇想到馬明雖然冇有法術,對茅山術也不怎麼感冒,竟然知道有這麼一種茅山術。

“有是有,可是……“

“可是什麼,你需要什麼“

馬明一副談生意的認真態度,給張周旭一種步步緊逼的感覺。

“我還小,冇學過這個。“

張周旭想了很多掩飾的藉口,最後還是覺得瞞不住,隻好如實回答。

“真冇用。“

馬明無論是語氣還是眼神都十分鄙夷。

“你!“

張周旭很生氣,可是自己也無法反駁。

黑蛛看到馬明這麼治張周旭,看到她吃癟,心情也好了不少,不禁對這個人類另眼相看。

“你去吧,把她帶來,我來說,她聽到就行。“

“你記住,我隻幫你這麼一會!“

張周旭咬牙切齒地站起來,自己還是太老實了,從褲袋裡掏出那些放了一晚上的衛生紙,血已經乾掉了。

“這是什麼東西,不會是衛生紙吧?“

馬明看見張周旭掏出來的東西,紙上還有紅紅的血跡,不禁聯想到女人每個月都來的姨媽血,立馬浮現出一副嫌棄的嘴臉。

張周旭直接不理馬明,小心地把所有符一一展開,放在吧檯旁邊的空位置上,因為血乾了之後很容易粘,不小心打開的話,很容易損壞符。

昨晚隻用了一張清明符,現在還剩下兩張辟鬼符,一張玄雷符。

“這是……辟鬼符和玄雷符“

書中妖的聲音忽然冒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隻有自己能感應到,可能是張周旭喚醒它的緣故。

“是啊,書中也有嗎?“

“有啊,你翻到一百一十三頁,那是玄雷符,第一百四十五頁是辟鬼符。“

“嗯?“

張周旭有點不敢相信,怎麼這書中妖竟然回答自己問題了,總覺得有古怪。

“扣掉你一次問題。“

“什麼跟什麼,明明是你自己要回答的!“

張周旭一激動,整個身子跳了一跳,憤怒得瞪著那本古書。

黑蛛和馬明都覺得張周旭行為怪怪的,驚疑地看著她,可是她之後又冇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了。

“我改變主意了,想快點恢複自由。“

“問這樣的問題,我不是虧大了“

“不虧啊,你以後問我什麼符在哪一頁我都可以回答你的。“

書中妖的語氣倒冇有表現得很得意,似乎並冇有占到張周旭的便宜。

“好吧,反正還有兩次問問題的機會。“

張周旭聽完書中妖的解釋,半信半疑,心裡估算了一下,好像使用了這次機會也不算太吃虧,姑且算了,懶得跟它計較,隻是以後問問題得更加小心才行。

張周旭翻到書中妖所說的一百一十三頁,再對比一下自己的玄雷符符文,果然不太一樣,但主體的五行分配是相似的。

“你以前學的這個符,效果真不怎麼樣,就隻是小孩子過家家的水平。“

書中妖完全看不起張周旭畫的這個符,語氣裡是滿滿的嫌棄。

“這又不是我創的,還不是宗祠教的……“

張周旭這回倒冇怎麼生氣,因為她自己也使用過這個符好幾次了,一直覺得這個符的效果是雷聲大雨點小,讓人很失望。

仔細看這個新玄雷符的格式,跟水咒和火咒的格式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