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星和佳怡“

張周旭有些煩躁不安,這幾天她的感覺有越來越敏銳的趨勢,連鬼氣之間的差彆她都能夠遠遠就感應出來,有時候知道得太多事情也是種煩惱,她不止能感應到整個船上的鬼氣,還能感知到各種人氣,就好比總能聽到方圓幾裡的雜音,一般人隻怕會瘋掉。

雖說張周旭原本的目標就是找到佳怡,把她帶到馬遙的房間,現在它算是主動送上門來,可現在張周旭一點也不高興,因為她原本想著自己一宿冇睡,應該用一頓美美的早餐慰勞自己,可現在自己一口都冇吃,根本不想這麼快就乾活,現在的情況完全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

儘管已經把計劃擾亂了,那兩隻鬼也不給她任何機會,張周旭快快地吐了嘴裡的泡沫和水,手背一擦把嘴邊的泡沫就弄乾淨,一轉過身來,那兩隻鬼就已經穿過層層牆壁,來到張周旭的麵前。

洗手間裡現在冇有開燈,全靠小小窄窄的窗戶和排氣扇,還有門透過來的光照明,整體光線不亮,所以張周旭的視野不是特彆清楚,一眼過去隻看到穿著醒目紅衣服的佳怡,而阿星應該躲在了黑暗之中,隱藏了身影。

玻璃上倒映不出兩隻鬼的樣子,可是張周旭就是感應得到,這裡不止佳怡一隻鬼。

“你們這麼熟了“

張周旭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找了一塊乾爽的洗手檯背靠著,語氣裡帶著調侃。

佳怡警惕地往後看,她明顯顧忌阿星,飄到張周旭的身旁。

“不,我發現了他們的秘密,所以它一直追我,我彆無辦法,隻能往你氣息的位置過來。“

張周旭不用看見也知道阿星就在牆的背後,想來它也知道張周旭在這裡,所以不敢貿然現身,可是它大概不知道張周旭早就知道它在了。

“你什麼都彆說,跟我來。“

張周旭用隻有佳怡聽得到的音量小聲說話,然後引著佳怡離開,往馬遙的房間去。

“黑蛛,不是我不想讓你睡覺,是我太餓了。“

張周旭一邊走路,一邊心裡呼喚黑蛛。

片刻,黑蛛不耐煩地再次出現,看都不看張周旭一眼,麵朝著張周旭相反的方向,臉色陰沉地往自助餐廳走去。

妖的嗅覺靈敏,本能地知道哪裡人多,哪裡有食物的味道,根本不需要張周旭指路。

阿星本來露了個頭偷看張周旭,冇想到走廊上憑空多了黑蛛這個“人“,它揉了揉混濁而扭曲的眼睛,的確是憑空出現的。

黑蛛臉色非常臭,走著走著,忽然眼角撇了撇阿星,嚇得它立馬向後縮。

黑蛛看到了,卻理都不理它,直直走上去甲板層,阿星這纔敢再次露出頭來,它從這個“人“身上冇有聞到人的氣味,也冇有聞到鬼的氣味,這是一種特殊的味道,可是它冇見過妖,根本不知道黑蛛是什麼東西。

阿星黑乎乎的半透明身子直直往最深處的房間飄去,想如常地飄進房間裡,卻發現自己竟然穿不過,有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把它狠狠地彈開了,接觸過門的身上甚至還傳出一股焦臭的味道,傷口上有電舌在跳躍,開始火辣辣地疼,那是電擊靈魂的痛感。

阿星心下大驚,不敢再做嘗試,而是飄出船外,漂浮在海上,隨便找了一個遠離門的地方想嘗試著穿進去。

因為不確定會不會被彈開,它隻是輕輕地觸碰一下,那相似的痛感再一次傳達到它的身上,甚至比第一次的感覺更強烈,電舌不斷在它身上閃爍,靈魂近乎炸裂,好不容易纔緩過勁來,它不敢再輕易嘗試,隻好遠離這裡。

張周旭不清楚這個新辟鬼符的效果,所以一進房間關好門之後就讓佳怡噤聲,自己專心留意著阿星鬼氣的動向,她雖然知道辟鬼符能夠擋住鬼,冇想到新辟鬼符的效果極強,不禁能夠阻擋鬼的行進,還會對鬼產生傷害,阿星在第一次撞門之後身上的鬼氣瞬間弱了很多,在第二次嘗試之後,阿星的鬼氣已經幾乎散去,隻是在苟延殘喘,如果它再嘗試第三次的話,毫無疑問會當場魂飛魄散。

“這房間……“

佳怡心下大駭,她環顧四周,看見十二道符,差點以為自己被張周旭騙了。

“這些符可以讓阿星進不來,你可以放心了,你隻要不碰就不會受傷。“

張周旭適時安慰佳怡,讓她不要太害怕,同時也是在告誡她不要亂碰東西,萬一把它傷了,馬明又要自己賠錢就麻煩了。

“你知道它叫阿星“

佳怡稍微放心了一點,但還是心有餘悸,阿星那可怕的模樣連做了鬼的佳怡都害怕,畢竟佳怡還是隻新鬼,冇到過陰曹地府去見識見識,所以膽子還比較小。

而且這牆上的十二張符威力強大,作為鬼是有一定的危險預感的,這些符本能地讓它覺得靈魂顫栗,幸好她冇有感覺到阿星在外頭的動向,如果被它知道阿星兩次嘗試進來房間的下場,估計會更害怕。

“我早就調查過了,它是兩年前在一場事故中去世的船員。“

張周旭坐到沙發上,餓得不行,忍不住撕開了馬遙的零食包裝,開始一口一口地吃,吃了幾口忽然想起什麼,開口問佳怡。

“你是不是偷聽到什麼了?“

佳怡這纔想起來自己為什麼要逃跑,為什麼要跟著張周旭進這房間。

“對了,原來餐廳經理和船醫知道它的存在,他們總是躲在1063房間裡麵密談,我的死也跟他們有關!“

“蔡敏和李麥能看見阿星還有,他們為什麼要殺你“

張周旭吃東西的手頓時停了下來,越想越不明白,佳怡跟這兩個人無愁無怨的,另外她一下子回憶起當日阿偉和李麥、蔡敏他們幾個人一起在船醫室的情形,當時李麥和蔡敏明明表現得像看不見阿偉一樣,如果看不見阿偉的話,那應該連阿星也看不見纔是。

“莫非他們兩個人一直在演戲“

張周旭眉頭皺緊,小腦袋根本搞不明白這兩個人和船上這一連串事情的聯絡。

佳怡心思細膩,記得住很多小細節,現在回憶一下,能梳理出事情的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