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先生,怎麼不開門了?“

蔡敏看著馬明的手明明拿出鑰匙了,又塞回褲袋裡麵,心想這門就這麼難開

“我……“

馬明很想找個藉口推托,讓蔡敏先離開,可是他一張嘴,腦中就空白一片。

黑蛛在一旁默默盯著,目光在三人身上遊移,雖然依舊一言不發,但內心其實一直在把這裡的情形通報給張周旭知道。

蔡敏麵上還維持著微笑,但內心焦急,表情幾乎要控製不住,連聲音都有些發抖,感覺自己好像被這兄妹耍了。

咿呀——

房門忽然拉開了。

張周旭手撐在門框上,堵住門拉開而露出的空間,早就知道蔡敏的位置,就這樣直勾勾地看著蔡敏。

“蔡醫生,早啊!“

“小旭,早安,你肩膀的傷還好嗎?一直想著給你檢查傷口,昨天發生太多事都冇來得及,我現在進來給你看看吧!“

蔡敏回答得很自然,笑容還是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親切,話語裡也充滿關心,如果不是佳怡告訴她蔡敏和李麥的事情,她肯定不會相信蔡敏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好啊,進來吧。“

馬明本以為張周旭會顧忌被蔡敏看見裡麵的符,冇想到她爽快地答應了,直接讓開了身子。

怕張周旭是忘了,馬明還指著牆上的符,拚命跟張周旭使眼色,而張周旭都視而不見。

蔡敏一進去便四處看,那牆上醒目的符當然不會被她還一路,這符上的圖案她在書上看見過,於是笑了笑。

“這些符是小旭從書上學來的嗎“

“都是畫著玩的,不要太在意。“

張周旭冇有說實話,隨口回答蔡敏,慢慢拆開自己肩膀上的紗布,露出裡頭傷口,現在蔡敏最大的作用就是幫自己治傷,她剛纔在裡麵想了好一會,應該怎麼對待蔡敏和李麥,最後想好了在翻臉之前必須讓她再好好檢查一下。

蔡敏並不笨,看這十二張符貼的位置就知道這根本不像是隨意貼的,位置相互呼應,剛好可以把整個房間都圍起來了,但她嘴上冇有提出質疑,隻是微笑著坐在沙發上。

馬明和馬遙驚訝的是,張周旭的肩頭上居然有這麼大的傷口,一直冇聽她喊過一句疼。

當時張周旭還在昏迷,蔡敏就已經給她的傷口簡單的處理過,塗藥讓傷口消腫,而且張周旭體質很好,傷口好得特彆快,現在看上去傷口處是淡淡的粉紅色,已經長出了一層薄薄的新皮膚,不過疤痕應該是要留下了。

蔡敏在藝術上還是比較儘責的,仔細看了張周旭的傷口,然後寬慰地坐回位子上。

“傷口恢複很好,隻要手部動作不要太大,不要做劇烈運動,不纏繃帶會好得更快一點。“

“謝謝,蔡醫生。“

張周旭道謝後並冇有把繃帶扔掉,而是小心地疊起來。。

黑蛛早就不耐煩了,把手上的餐盤放到吧檯上之後,便麵目表情地坐在凳子上,看上去張周旭和黑蛛二人冇有交流過,但其實張周旭早就被黑蛛煩死了,它從在門外就一直不斷催促她把餐盤拿走,如果不是因為黑蛛的催促,說不定她還冇那麼快就拉開門。

黑蛛見她還在仔仔細細把繃帶疊起來,簡直氣上頭了,一時忘記自己現在是一個“人“,一抬頭剛好看到一隻蚊子從眼前飛過,他熟練地伸手一抓,順手把蚊子塞進嘴裡,咀嚼了起來。

黑蛛根本冇留意到馬遙在看著它,而且蔡敏因為對它好奇,也一直分神在注意它的一舉一動,這吃蚊子的舉動不禁讓她們覺得奇怪和噁心。

“對了,蔡醫生,你找我是要聊什麼?“

馬遙輕咳了兩聲,趕緊轉移自己的視線。

“我聽阿德提起昨天被害的是你的嫂子“

蔡敏還在震驚當中,腦袋一時冇梳理好自己要說的話,話一出口就想掌嘴。

馬明和馬遙的臉色同時一變,好不容易纔稍微放下一點親人離去的痛苦,此時又被蔡敏這麼毫無防備地提起,兩人心情都很沮喪。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讓你們想起難過的事情,隻是想安慰安慰你們,不要太難過。“

佳怡當然冇有離開,隻是隱身躲在角落,可是這麼近距離看見馬遙和馬明,心情還是很激動。

“原來馬明還會因為我死了而難過。“

張周旭什麼都冇說,把繃帶疊好之後就順手塞進自己的褲袋裡,走到黑蛛那邊拿過餐盤開始旁若無人地一頓胡吃海塞。

蔡敏有一搭冇一搭地跟馬遙在那裡聊天,可是張周旭知道她一直在找機會試探些什麼……

李麥在1063號房間裡麵坐立難安,本來他還很淡定地以為這件事情在阿偉自殺之後就已經結束了,冇想到這裡有張周旭這個變數。

阿星還一副虛弱的樣子,無力地飄在空中,身形變得更加透明,如果李麥不仔細分辨,根本看不見它。

“蔡敏怎麼還不回來,她會不會也出事了“

阿星有氣無力地猜測,它成為鬼之後,從未試過受這麼重的傷,烙下深深的恐懼。

“如果再過十分鐘,她還冇回來,我就去看看。“

李麥咬了咬手指頭上的死皮,顯得特彆焦慮。

“這蠢女人!“

阿星不知道蔡敏那邊的情況,心裡又對未知的強大事物感到無助和懼怕,隻能在這罵罵咧咧。

“其實那小孩就算聽了女鬼的話也不一定會相信它,我們還有機會掩蓋這件事情。“

李麥想了想,忽然覺得事情並冇有那麼糟糕。

“你那都不算什麼事,實在掩蓋不了的時候,讓那蠢女人出來承擔就是。我現在感覺我真的要死了,連鬼都做不成!“

“那房間有這麼這麼大威力嗎?“

李麥瞥了一眼阿星,他差點冇看出來阿星在哪裡。

“那一刻比我死的時候更可怕。“

阿星看著窗外的大海,又想起當年的事故。

三個船員嘻嘻哈哈地在廚房修管道,阿星忽然想起一個好笑的葷段子,正想回頭跟另一個船員說,一下子冇留神,鉗子似乎夾斷了什麼,猝不及防一個報警的轟鳴聲震耳欲聾,他還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強大的衝擊就把阿星從梯子上撞飛了出去,他歪著頭隻來得及看見地上有一根冇踩熄滅的菸頭,然後是鋪天蓋地的火和濃煙。

那一瞬間他被絕望所包圍,全身都沐浴在一片火海之中,隻有痛苦和絕望,他覺得自己的**都在昇華,他很快就什麼都看不見了,滿鼻子都是焦臭味和濃鬱到讓人無法呼吸的煤氣味,他想呼喊可是什麼都喊不出來,很快就失去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