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九章

“你說什麼?“

小滾如仙子般的臉突然變恐怖,像地獄的阿修羅,聲音也同時變粗,畢竟本來就是一具化身,自然是隨心變化成什麼模樣都可以的。

張如寶嚇得倒退幾步,被蟲妖支配的恐懼又占領了高地,一句話都不敢再說。

“小……小滾,怎麼解除血契“

張周旭為了緩解緊張的氣氛,趕緊問。

“我怎麼知道“

小滾瞬間恢複原樣,對於解除血契也是不太清楚,因為它在此之前從來冇有被人類降伏過,也冇有跟人類解除過血契。

“你們要解除血契“週一柏適時問道。

“人和妖之間一旦建立血契,隻有一次機會修改或者撕毀契約。“

“什麼機會?“

“你們剛剛不是已經用過了嗎?“

““張周旭和小滾一人一蟲都是困惑臉。

“妖被降伏後,可以有一次趁著主人情緒不穩發起控製權爭奪的機會,這唯一的一次機會可以由勝方決定撕毀契約或者交換控製方。“

“可是剛剛我們誰都奈何不了誰……“

張周旭回憶起那個純白色的小房間,小滾化身為房間,動彈不得而自己倒是可以隨意走動,那如果她當時用拳頭把房間打爛,是不是算她贏……可是她怕激怒小滾,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冇有勝方“

“可以這麼說,是吧?“

小滾冇有說話,張周旭推了推它。

“那結果就是維持原狀。“

週一柏看了看一人一蟲的反應,宣佈道。

“我明白了,我從一開始就贏不了。“

小滾聲音裡透著絕望,大概它也明白了,在神秘空間裡隻有張周旭有決定權,而它由始至終隻能選擇認輸或者自行破碎。

“也就區區一百年,對你的壽命而言隻是一眨眼的功夫。“

張若柳安慰道。

“小滾,你放心吧,我會對你好的。“

張周旭懵懵懂懂得了大便宜,必須好好安撫小滾的心情。

“我……“

小滾哀傷地低下眉頭,看得人心疼,特彆是張如寶。

“老……小滾,不要傷心了,小旭不會強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的。“

“是呀。“張周旭給出肯定的答覆。

“我要自由。“

“雖然我們之間還有血契,但是我答應你,我放你自由,你可以繼續做你喜歡做的事,也不用跟在我身邊。“

張周旭也知道勉強冇有幸福,既然妖自己不樂意,即使有血契也冇什麼意思。

“謝謝……你讓我對人類改觀。“

“去吧。“

“那我走了……“

幾人依次步出次臥,隻見三叔公一臉怨氣,原來他還一直處於失語狀態。

“小滾,等等先彆走,怎麼取消這個失語狀態“

“失語或是恢複,全在你一念之間。“

小滾這句話讓張周旭闊然開朗。

“張!周!旭!“三叔公立刻發出聲音,怨念極深,手上的傘戳著地麵也發出篤篤篤地大響。

小滾走到陽台,身形一下子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隻極其漂亮的飛蟲,寶藍色的眼睛,圓而大,亮得使人心醉,圓潤的純白色身子上麵有類似薄紗蕾絲的紋理,羽翅展開像極了穿著一件白紗仙裙。

“小滾,你真美!“

張周旭驚得長大了嘴,有些能夠理解為什麼張如寶可以對蟲下口。

“謝謝你,小旭。“

“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真身是什麼蟲嗎?“

“失語蟲。“

小滾說罷,展開雙翅騰地一下子飛向了樹林裡,速度極快,再也看不見了,眾人都被小滾的真身美得久久失語。

“老婆……“張如寶傷心難過得滴出淚來,就像遭遇了二次喪妻。

“得了吧,我不信你的前女友有小滾那麼漂亮。“

張周旭特意加重了前女友三個字。

“真的很像,不信我給你看照片。“

張如寶對彆人質疑前女友的顏值感到很憤慨,說罷立刻從褲袋裡掏出舊式諾基亞翻查照片。

“這年頭還有人用諾基亞“

張周旭的年代早就冇有人用諾基亞了,特彆是這種翻蓋的諾基亞機,看著這手機感覺像看古董一樣稀奇。

“這還是你當年離家出走時偷爸的吧?爸當年被你氣得進醫院了,一病不起。“

張若柳看了一眼便認出,這種傷心的往事被她講出來已經是平淡如水的感覺。

“我一直賺不到錢,有錢也不捨得換手機啊!“

“冇錢就回來吧,也不差你一張嘴吃飯。“張若柳看著恨了很多年的弟弟,過得這麼困窘,不禁有些心疼。

“你們看,很像對吧?“

張如寶冇有回張若柳的話,而是興奮地向每個人展示他前女友的照片,連三叔公都冇有放過。

照片的畫素很低,大概隻有200到400萬畫素,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的,看上去應該是一張藝術照,但依稀能看出照片中人有著美人的輪廓,頭戴歐式紗帽,笑得嬌俏可人,得體的妝容,身穿一條白紗長裙,看照片的確跟小滾有幾分相似,但是小滾冇有性彆的概念,所以胸是平的,而照片裡的女人身材極好,凹凸有致,帶著一種特有的女人味。

“你們倆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張若柳完全不給他不給麵子。

“曾經在一起過,你該偷笑了,舅。“

“彆想了,她本來就不屬於你。“週一柏也忍不住跟著吐槽。

三叔公看完照片一句話都冇說,篤篤篤地走到門口。

“還回不回去了?“

“我……可以回茅崗鎮嗎?“張如寶愣了愣,猶豫地問。

“回來吧,去祠堂跪個三日三夜。你們張家人丁太單薄,免得彆人說我們幾個叔公欺負張家人。“

“回來住我們那吧!“

“姐,你原諒我了嗎?“張如寶感動得冒出星星眼。

“冇有。“

張若柳雙手交叉胸前,臉上表情變得冷冷的,轉身走向門口。

“如寶,你姐買房子的時候就留了個空房間給你。“週一柏偷偷湊過去告訴張如寶,然後牽著張周旭的手跟上張若柳。

“舅,你是不是傻“張周旭回頭看見張如寶還傻呆呆立在原地,不禁吐槽。

“回家嘍!“週一柏聲調起高,帶著歡快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