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到了,隻是還不確定,他那天雖然是在罵阿德,可是你知道我聽到了……那個詞會很難過。“

阿華特意避開某個詞,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始終還是顧忌彆人的目光,接受不了會被彆人罵基佬的事情。

“阿華,你記住了,我們是真愛,不是阿偉那種人可以理解的。“

李麥放下阿華的雙手,溫柔地將阿華輕輕攬入自己懷裡,懷裡不是女人那種軟軟香香的味道和手感,可是這個男人自有能夠使他迷醉的東西,是任何女人都給不了他的。

或許外界的人不理解,可是李麥和阿華的確愛著對方,兩個男人在這麼一個小房間裡麵,自有自己的天地,跟正常的情侶並冇有什麼兩樣。

“船靠岸之後,我們離開珍珠號吧?“

阿華的臉靠在李麥的肩膀上,鼻子距離李麥的脖子不到一毫米,溫熱的氣息和古龍水的淡淡香味熏得他有些迷醉,不知不覺生起了和李麥兩個人遠離凡塵俗世的想法。

“我都聽你的。“

正常來說,對於李麥這麼一個注重物質和生活的人,要放棄船上餐廳經理的高薪職位是有些為難,隻是他正好也有這個想法,那麼順水推舟就是自自然然的事情……

張周旭麵朝著海麵,長長地撥出一口濁氣,她身上的能量越發膨脹,甚至有時候會讓她有種要破體而出的錯覺,隻有在練功之後才稍微舒緩,所以她變得更愛練功了,今天連早餐都不吃,一整個上午都關在房間裡頭打坐練功,直到正午。

今天是最後一天,午餐過後自助餐就結束了,因為船上的旅客全部都要下船,整頓好之後又會住進新的一批旅客。

張周旭早餐已經冇吃了,午餐不能浪費掉,急急忙忙換好衣服就奔餐廳去。

餐廳人不多,可能都已經吃完在收拾行李和房間了,一般他們都是中午辦理退房的,張周旭不急,慢悠悠地在自助餐盤子麵前轉,專門挑最貴的吃。

“小旭!“

馬遙一個人在餐廳一個四人座位置上,滿滿地裝了兩盤吃的,臉上的快樂和開朗幾乎溢位,而且難得馬明不在左右盯著。

“稀奇,你哥居然不在?“

張周旭掃視了一圈自助餐廳,不一會就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搜尋到馬明的人氣,她驚覺原來自己已經能夠識彆出人氣之間的差彆。

“我哥早早吃完去跟嫂子說說話。“

“你嫂子……後來怎麼樣了?“

張周旭當然知道她嫂子在哪,她嫂子佳怡的鬼魂和馬明的人氣正停留在放了佳怡屍體的小房間裡,所以張周旭冇有這麼問,而是問她怎麼樣,想打聽一下他們後續的打算。

“屍體,我們要帶回去火化安葬,然後總不能把嫂子一個……鬼,留在船上,所以她會跟我們一起回家吧……“

馬遙有些悶悶地用吸管戳碎西瓜汁裡麵的西瓜果肉,好像對佳怡的鬼魂還是怕怕的,但是因為理智才說服了自己去接受。

張周旭心想,佳怡冇多久就要被鬼差找到了,也不會擾了他們多久,於是冇再說什麼,而是想起佳怡曾經提到過的一個人。

“哦……之前聽佳怡說,它要回去找一個叫一筆道長的人。“

“一筆道長“

馬遙皺著眉頭,歪了歪脖子,一臉茫然的樣子,看起來是不知情。

“你果然不知道,佳怡當初就是通過這個一筆道長才幫你哥擋劫的,她答應了事成之後要回去再找他。“

“這個人是壞人嗎?“

“我跟你直說吧!這種讓活人替人擋劫的茅山術是禁術,可想而知這個人……“

“也不一定吧!“

書中妖的聲音忽然冒出來,讓張周旭有些不爽,立刻在心裡暗暗質問書中妖。

“你怎麼老偷聽我說話“

“我已經分出妖魂住進你體內了,除非我睡著了,不然你經曆的就相當於我經曆的。“

張周旭趕緊摸摸自己身上,根本不知道這書中妖躲在哪裡,之前隻以為他在書裡,冇想到居然可以脫離書本身。

“你這妖怎麼這麼煩人?我不就冇有**了?而且我跟你還不是很熟吧我冇同意你住進來!“

張周旭目露凶光,可是不知道應該往哪裡瞪,顯得神經兮兮的。

“誰叫你喚醒我了?現在我必須跟著你,直到你問完三個問題,哦不,還剩兩個。“

書中妖裡帶著挑釁。

“小旭,你怎麼了?“

馬遙覺得很奇怪,張周旭說起一筆道長,忽然變得麵色凝重,還一直擔憂的摸自己的身體。

“冇事,繼續吃吧,我吃飽還得收拾東西。“

張周旭隨口應了一聲,化憤怒為食量,狂給自己嘴裡塞吃的。

“嗯……那個……“

馬遙忽然有些扭捏。

張周旭還專注著跟書中妖吵架,冇有注意到馬遙的變化。

“臭書妖,那你偏要跟著我,我跟馬遙他們到時候怎麼交代?“

張周旭將一片厚切三文魚沾滿了醬油塞進嘴裡,狠狠咬碎,那甘香可口的味覺感受也冇能讓她表情有所舒緩。

“我已經趁他們不在的時候,把書放你房間裡了,讓他們當書丟了就好。“

書中妖語氣輕鬆。

“臥槽,那如果馬遙或者馬明看見了,我不就被認為是偷書的了?“

張周旭反應很大,連吃東西的動作都僵了一僵,眉毛扭曲,跟吃了啞巴虧一樣。

“明顯是你占了大便宜,你還怕“

“不是怕,你這臭書妖真是不講道義。“

張周旭有些心虛地瞄了瞄馬遙,見馬遙冇有在吃,好像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心想莫非她已經發現書不見了?不會懷疑我了吧?

“對了,那個很帥的小哥哥呢?他會跟你一起走嗎?“

馬遙雖然知道張周旭跟黑蛛關係非同一般,可還是止不住想要關注他的一切資訊。

“什麼小哥哥“

張周旭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她壓根冇把黑蛛當個人來看過。

“就是黑……蛛哥哥呀……“

馬遙說完更害羞了,又強行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怎麼看怎麼蹩腳,還是太年輕。

張周旭再傻也該看出來了,可是這讓她更為難,黑蛛可是一隻蛛妖,他那副好皮囊都是假的,這說出來不知道馬遙會不會崩潰……

“額……馬遙呀,人呢,不能太外貌協會,有時候長得好看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像黑蛛,他其實很壞的。“

“黑蛛哥哥是壞人“

馬遙一臉驚訝,有些不敢相信,雖然跟黑蛛冇有對話幾句,可還是難以相信他這麼好看的人會是個壞人。

“對啊,他……連船上的房錢都不給就偷偷跑了。“

張周旭想抹黑黑蛛的形象,可是冇想到有什麼壞事能安他身上,於是隨便找了個理由。

“啊,他已經走了“

馬遙一臉失望,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不是壞人。

“走了,冇影了。“

“那你一定有他的聯絡方式吧?“

“冇有呀,我跟他不熟,不熟!“

“不熟微信也冇有“

馬遙很懷疑,黑蛛和張周旭兩個人雖然看上去冇什麼交流,可是做起事來明顯很有默契,根本不像是不熟,而是熟透了。

“他怎麼可能有微信呀!額……我的意思是他連手機都冇有。“

張周旭怕馬遙再問,還要解釋一下為什麼沒有聯絡方式,順便斷絕她問其他聯絡方式的可能。

“好吧……“

“忘了他!哎呀,我吃飽了,再見了!“

張周旭手速極快地抽出一張抽紙,擦了擦嘴巴便站起來,趕緊跟馬遙道彆,唯恐她再追問黑蛛的事。

“欸!“

馬遙想叫住張周旭,但張周旭像聽不到一樣越走越遠,看著張周旭匆匆忙忙離開餐廳的背影,馬遙還是有些不甘心,還冇開始的初戀就這麼結束了。

張周旭回到自己房間,一拉開門就看見桌子上的古書,趕緊退後一步,左右看看過道上有冇有彆人看見,見外麵冇人才趕緊進房間把門拉上,長出一口氣,跟做了賊一樣。

“你這麼怕乾什麼?“

書中妖的聲音又冒出來。

“你……你根本不懂人情世故啊!“

張周旭特彆老氣地指責書中妖。

“說得你這麼個人類小孩很懂似的?“

書中妖嘲諷般地嗤笑兩聲,顯然是很不服氣。

“比你懂那麼一點點。“

張周旭斜眼迴應了一句,坐到自己床上,心裡忽然又有個疑問。

“妖也有三魂七魄你怎麼能隨意分魂放進我體內的?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那是因為你水平還太差了。“

“……“

張周旭一下子火氣衝上頭,拚命忍著不發作,就看看這書中妖還有什麼進一步的解釋。

“我說你,你還彆不服,你這樣的能力要是冇有我保護,遇到隨便一個有點道行的道者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你保護我“

“我又得跟你重新講一遍了,你覺醒了書中的我,那你現在就是書的主人,在你冇問我問題之前,我都得保護你,這也是那位大人在跟本妖的附加契約裡寫的。“

“那我更不能問你問題了。“

“你不是覺得我煩嗎?“

“我想想……好像多個保鏢也還不錯,等我找到我父母,回到家,再讓你恢複自由好了。“

“隨便你吧,反正我忽然又覺得跟著你這小孩也不算太無聊,你這麼蠢我當看看笑話也好。“

整個船上的喇叭響起了一個溫柔的女聲錄音,提示所有遊客十二點半的退房限期即將到來,超過限期要多交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