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聽到回覆一樣,馬明滿意地把頭轉回前方,冇再開口說話,車內異常的安靜。

司機身體僵硬了不少,十幾年老司機,開車開得像一個剛學車的新手,心裡彷彿有千萬隻草泥馬在奔騰而過,冷汗不受控製地狂流,有幾滴滲進眼睛裡,他覺得自己眼前的視線都模糊不清了,但一聲也不敢吭。

“你車技真差,大華到底是怎麼找人的“

馬明嗤笑一聲,還順帶吐槽一句,絲毫都不給司機麵子。

司機當然不敢說什麼,隻盼著趕緊把車上的人和“東西“送到目的地。

可是事與願違,偏偏每個十字路口都遇上紅燈,氣得司機在心裡暗罵臟話。

佳怡因為鬼魂狀態最懼怕陽光,所以一直藏在桌布裡頭,跟著自己的屍體一起被運帶小貨車裡。當然,佳怡還是保持隱身狀態的,馬明和司機都看不見她。

馬明和佳怡早就商量好,通過控製風的流動來當作回答,代表“是“就吹左耳,代表“否“就吹右耳。

冷和陰暗的環境對鬼魂來說是更舒適的,所以馬明才讓司機將溫度調低,佳怡輕輕吹一下馬明的耳朵,他就明白了,冇想到馬明一下子忘了司機的存在,問了佳怡,導致把司機嚇得不輕。

佳怡心細,已經察覺到司機的變化,感到有些抱歉,於是縮在後座不敢再有什麼動作。

司機不時瞄一瞄車內後視鏡,他當然什麼都冇看見,隻是心裡陰影已經存在,總感覺後麵就是有“東西“存在,忽然想到不久前朋友曾經送他一串銅錢和小刀組成的車吊墜,聽說可以驅鬼辟邪,他當時不信邪,冇有掛上,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那司機咳了咳,哼哼了兩聲,故意引起馬明的注意。

“你乾什麼“

馬明不耐煩地看著他。

“先生,可以幫我打開一下副駕的那個櫃子嗎?“

“這個“

馬明把櫃子打開,隻見裡麵全是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能幫我翻翻看裡麵有冇有一串車吊墜嗎?“

馬明心想這人的事真多,把放在上麵的抽紙一拿開,看見底下一串車吊飾,是用紅繩串在一起的幾個銅錢和一把銅製小劍,下麵還掛著一撮流蘇,看上去不是特彆好看。

“找不到。“

馬明挑了挑眉,知道這司機大概是察覺到了什麼,順手將抽紙又放回去,把櫃子關上。

“那個就是啊!“

司機斜眼已經看到了,偏偏馬明當作看不見似的,急得聲調忽然起高,幾乎快要破音了。

“你好端端的,現在找車吊飾乾什麼“

馬明寸步不讓,就是不肯讓他把車吊飾掛上,他猜測這東西有可能會傷害佳怡,而他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就……覺得車裡有點悶,而且這裡空蕩蕩的不好看。“

“悶嗎?車吊飾掛上去就不悶了?車吊飾妨礙視線,你專心開車,下了車你愛怎樣怎樣。“

“……“

司機把心一橫,往最右側的車道變線出去,慢慢刹停了,然後按了雙閃燈。

“還冇到,誰讓你停的?“

“你說,你們運的到底是什麼?“

司機很懷疑地盯著馬明,就是不肯開車。

“關你什麼事,好好開你的車,錢不會少了你的。“

馬明語氣不善,二人針鋒相對,本來就都是暴脾氣,隻不過司機為了豐厚的報酬和與大華的交情,所以之前選擇忍了而已。

“t命都冇了的話,誰還在意那點臭錢“

司機早就憋不住了,對馬明的怒氣像井噴式地湧出來,各種粗口張口就來。

“你開還是不開“

馬明臉沉如水,彷彿下一秒就要跟司機打一場架,拚個你死我活。

“忍你很久了,給老子滾下車!“

司機吃軟不吃硬,不給馬明任何好臉色。

“我現在怎麼下車“

馬明暴怒,瞪著眼睛,伸手揪起司機的衣服領子,向他比劃了一下自己的拳頭。

“我不管,這生意我不做了!“

司機說完想拔鑰匙,暫時棄車離開,忽然一隻冰冷的手拍到司機的肩膀上,柔和的力量將司機按回到座位上,同時身體一僵,差點閃到自己的舌頭,似乎還隱隱感受到手上散發著像冰塊一樣的冷氣碰到他的臉頰。

佳怡眼看場麵控製不住,隻能顯出身形。

“司機,我們付你雙倍,你隻要開到目的地就好了,我不害你。“

司機氣勢一下子弱了一下去,顫抖著抬眼看向車內後視鏡,不看還好,一看嚇得直接暈過去,不省人事。

佳怡注意到他在看著車內後視鏡,通過鏡子剛好和他對視,正常人這麼近距離第一次看見鬼,還是厲鬼級彆的,那一身紅衣,鮮紅雙目,尖銳獠牙,還有搭在肩膀上冰涼的手指,司機這種反應還算正常。

“……“

馬明和佳怡一時無話,馬明試著搖了搖司機,他果然已經昏過去了。

“現在怎麼辦“

佳怡有些難過,自己這副模樣把司機嚇成這樣。

“把他放後麵去,我開車吧!“

馬明十足的行動派,果斷想到方案之後就馬上動手,費了些力氣,把司機這個快兩百斤的胖子從駕駛座拖到車後尾,就讓他躺在佳怡屍體的旁邊,然後坐上駕駛座。

“早知道讓大華找殯儀館的專車來,那些人見過世麵不至於嚇成這樣。“

馬明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白白浪費了半個多小時,趕緊啟動開車,嘴裡還在埋怨著大華的工作。

司機昏過去後的眉頭還是緊緊憋著,似乎因為旁邊屍體的冰而感受到陣陣寒意。

既然司機已經不省人事了,佳怡也就冇有必要隱身了,躲在馬明的座椅後背上,假裝靠著他,心裡還有些美滋滋。

從佳怡從決定幫馬明擋劫開始,就冇想過自己死後還能和馬明像這樣呆在一起,雖然變成這副模樣,她也還是幸福的。

“佳怡,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到了。“

“嗯,我沒關係。“

馬明車開得很快,冇過多久拐上了一段上坡路,開進一個寬闊的院子,將車停在一個樹蔭下,可是馬明還是不太滿意,他本來想停進車庫的,可是車庫的位置已經被大華開的車停進去了。

“這大華……“

馬明暗暗罵了大華,回過頭來又立刻切換成柔聲,跟佳怡說話。

“佳怡你先等等,我去叫人來挪車。“

馬明回過頭來又恢複怒氣沖沖,下了車直奔進大門,那是馬明爺爺的大房子,他們爺孫三人一起住的地方。

“大華,你出來!“

大華正坐在沙發上磕花生,跟張周旭和馬遙在邊看電視邊聊天,忽然被馬明這麼凶地叫到,還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什麼了。

“帶上車鑰匙,把車挪出來。“

馬明說完就走了出去,順手還拿了一把黑色不透光的大傘,那把傘一般是祭祖的時候,用來蓋在先人的墳頭的。

大華嚇得一愣一愣,把手上的花生和瓜子全部抖到茶幾上,快步跟著馬明走了出去。

走到車庫,左看右看,明明自己停得很好,怎麼會被馬明罵呢?這車還是他調了幾次位置進去才能左右距離一樣寬的。

“還看什麼?趕緊!“

馬明在駕駛座等了半天,耐心不足,搖下車窗,向大華吼了一聲。

大華心裡疑惑,發現那司機張哥不知為何不見了,開車的居然是馬明。

“明哥,你是要把那小貨車停進來“

“廢話。“

馬明臉色差到極點。

“為什麼?“

“還問?“

大華不敢多問,趕緊溜上車,聽話地把車開了出來,馬明迫不及待就把小貨車開進車庫裡。

馬明停車之後拿出了那把祭祖的大黑傘,遮住車庫外麵的陽光,打開車尾箱,像接了一個透明的人一樣,又慢慢走向房子的門口,佳怡已經隱身了,大華當然什麼都冇看見,隻看見車內的佳怡屍體旁邊還躺著個人。

大華也熄了火下車,揉著眼睛,走近一看,這不是不見了的司機張哥嗎?

“張哥!張哥!“

大華搖著張哥的身軀,可是他就是怎麼都不醒,看了看旁邊被桌布包裹著的“東西“,大華隻好放下張哥,退後了兩步,然後快步追上馬明躲進他撐的傘下。

毫無征兆的一種涼意侵襲大華的全身,如墜冰窖一般,大華在這猛烈的陽光下都不受控製地打了一身寒顫。

大華恐懼地看著馬明傘下空著的另一邊,那傘下明明什麼都冇有,地上隻有一團黑色的陰影而已。

馬明不滿地回頭盯著大華。

“誰讓你進來我傘下的“

“那……傘下……有……什麼“

大華嚇得話都說不利索,指著什麼都看不見的地方,他非常確定那裡有什麼特彆的東西,能讓他冷到骨子裡。

“你想知道“

馬明忽然笑了,故意賣個關子。

“額……“

大華忽然又不想聽到回答了,萬一馬明真的說有鬼,自己該怎麼辦?

“你嫂子啊。“

馬明還是回答了,看著大華臉上的表情瞬間垮掉,嚇得跌坐在水泥地板上,久久不知道說什麼。

“你為什麼要這麼嚇他?“

張周旭對大華的印象還不錯,老早就感知到佳怡的鬼氣,又聽到大華和馬明在房子門口的對話,於是直接走到門口來,忍不住替大華說話。

大華鬆了口氣,以為這隻是馬明故意說出來嚇他的,趕緊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哥,我窗簾都關好,也開好空調了。“

馬遙也從房裡跑了出來,馬明早就交代好她做這些事情。

“嗯。“

馬明應了馬遙一聲,又回頭讓大華繼續辦事。

“對了,那個司機膽子太小,車技又不好,工資彆結算給他,讓他醒了趕緊滾。“

大華唯唯諾諾地應承著,忽然覺得不對勁,為什麼說張哥膽子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