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蘇璃歡霄長樂 >   第39章

-自蘇璃歡生產後,宮中又相繼發生了一係列事。

先是請旨出宮養病的王昭儀,最終還是病勢加重,在莒宮外過世了。

按理,過世的妃子是要葬入皇陵的,但皇上未提,內務府也遲遲冇有操辦此事,於是便不了了之了。

緊接著,又有不少的妃嬪告假出宮回孃家探望家人,皆被霄長樂一一批準。

還有幾個,一心禮佛,既不願回家,也無心承寵,於是霄長樂便在後宮偏僻安靜處建造了庵堂,讓其居住。

於是不過短短的四個月,原本偌大的後宮便人丁凋零了。

禦花園中行走的,隻見宮人,不見主子。

當然,玉露殿是除外的。

自太子霄瑤和二皇子霄璧滿月之後,玉露殿便門庭若市,前來請安的人絡繹不絕。

雖大多時候見不到皇後孃娘,但是禮數到了,來奉迎的人便也心安了。

這日,蘇璃歡正在房中照料一對雙胞胎兒子,霄長樂便自外頭進來了。

他先去淨了手,這才自蘇璃歡懷中將兒子接了過來,一邊哄著,一邊跟自己的皇後道:“有空多歇歇,彆累壞了自個兒。”

蘇璃歡笑道“抱自己的孩子,又怎會累?”

眼見霄長樂將兩個雪白可愛的皇子一左一右抱著,她忍不住湊近了過來,捏著兒子的小手,柔聲道:“瑤兒、璧兒,父皇抱得你們舒服麼?"

兩個孩子如今已經四個月了,因為早產,出生時皺巴巴的如同瘦猴一般。

好在之後經細心照料,已日漸長開,露出了漂亮的五官。

兩個孩子似是很喜歡自己的父皇,被他抱在懷裡,這裡揪揪,那裡扯扯。

小小的孩子,力道卻大。

霄長樂身上嶄新的龍袍,很快便破他們扯得皺巴巴的。

兩個小傢夥在蘇璃歡的逗弄下,睜著兩雙圓

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她。

一個看她半響“咯咯”地笑了起來。

另一個則是撅起嘴,淡定地吐了個泡泡。

蘇璃歡給霄璧擦了擦嘴角,跟霄長樂道:“皇上,你說咱們璧兒這性子,也不知隨誰。”

小小的孩子,總是不聲不響的。

既不愛哭,也不愛笑。

她記得她小的時候,甚是活潑呀。

“咳咳~"

霄長樂聞言,輕咳了一下,藉以掩飾麵上的不自然。

事實上,他小的時候,便是這般淡漠的性子。

故而他父皇說他甚有為君之相。

但是蘇璃歡卻冇發現這些,她現在一顆心全在孩子們身上。

看見霄長樂咳嗽,她忙道:“皇上可是病了?若是身子不適,就趕緊派人宣太醫吧。”

說著,似是生怕他傳染給孩子,忙自他手上將一對寶貝依次抱了過來,放回搖床。

霄長樂不由一陣氣滯。

雖說他一直盼著她誕下龍嗣,生下皇子。

現在結果也超出他的預期,一下乾生了兩人。

他肅清後宮的事可以順遂進行,滿朝文武也是無人敢言半句。

可誰知,自從霄瑤、霄璧生下來,她便似變了個人一般。

每天眼睛一睜開,夜裡睡前唸叨的,全都是這兩個小傢夥。

不過是小小的的嬰兒,除了皮膚嫩些,眸子黑些,渾身肉嘟嘟一些,卻有哪裡好?

動不動就哭,吵人極了。

正腹誹著,便聽見一陣哭聲。

霄長樂一看,果然是那兩個討債鬼又哭了。

……

“歡兒,人生短短數十載,過好眼前才重要,何必在乎百年之後的事。”

這句話乍聽有理。

隻是,他是皇上啊。

登基不過幾年,人人便將他與太祖皇帝並論。

自古以來。有哪一個皇帝不想在史書上留下光輝燦爛的一筆?

可他為了她,卻甘願遣散六宮,破了祖宗留下的規矩。

蘇璃歡眼眶微濕,看著他俊美一如初見時的容顏,往事一幕幕在心頭浮現。

“蘇若程,你的策論做得倒是不錯,以後,便來禦書房待奉吧。

“從明日起,你便去翰林院吧,無事不用來見朕了。”

“蘇卿何罪之有?,

“到朕身畔來。”

“原是朕訊息不通,不知今日乃是蘇小姐與沈大人成親吉日,時辰也不早了,蘇小姐還是先行出宮,準備婚禮吧。”

“蘇璃歡,你什麼都不懂!”

“你可想好了?答應了,便再也不許更改了。”

“朕說好便是好。”

“……”

想到最後,蘇璃歡眼角的淚珠凝結成一個絕美的微笑。

“阿樂,我再生個女兒好不好吧?”

雖然孕育的十個月難熬,生產的過程很痛,漲奶的滋味也不大好受。

可她仍舊想再生一個女兒。

作為帝王,他此生不會再有其它的妃嫉了。

那麼,她希望他至少可以體驗兒女雙全的幸福。

如果再生一個像她一般的女兒,他一定會把這個小公主寵到天上去吧?

誰知,霄長樂卻是想也不想地便果斷拒絕。

“不要,歡兒,我們有瑤兒和璧兒便很好了,朕不願你再承受一次生子之痛。”

“可是,我很想生呢。有一個妹妹,瑤兒和璧兒也會開心的,就像我家我和哥哥一樣。”蘇璃歡勾著他的尾指,軟聲道。

屋內因為這句話靜了很久。

半響,霄長樂輕柔地地親了親她的額頭,妥協道:“那便生吧。”

隻要是她想要的,他都會同意。

即便……即便朕的有什麼意外,他會待撫養一雙孩子長大後,隨她而去。

“阿樂,對不起,我愛你。”蘇璃歡含淚笑道。

對不起,因為我,你註定無法趕超太祖皇帝了。

我愛你,我的皇上,我的夫君。

“歡兒,我也愛你。”

這一刻,他冇有再自稱“朕。”

他們就如同一對最平凡的夫妻一般,在他們雙胞胎的幼子旁,青絲交纏,緊緊依偎。

窗外,暗香浮動。辰光正好,大離棚聖元七年的春季已悄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