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求你救救我媽,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們的!”

沐離跪在客廳裡,連著磕了幾個頭,額頭上已經見了血。

“救她?你以為她還能活過來?”嬸嬸嗤笑一聲,嫌棄的目光從她身上掃過,厭惡至極,“在醫院躺了三年還不死,她可真能熬!”

冇等她開口,堂姐沐顏搶聲道,“就是!明知道是糟蹋錢,有去無回!再說了,借給你,你這輩子能還上?”

說完也不看沐離,低頭繼續擺弄新做的指甲。

沐離眼裡噙著淚,“我將來肯定會掙錢還給你們的!”

“你怎麼掙錢?”嬸嬸鄙視了她一眼,說話毫不留情,“就你這樣的,還想掙錢?除非去賣!”

侮辱的話,沐離已經聽慣了,可這會兒看到麵前母女兩個得意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心裡酸澀。

三年前那場車禍,爸爸當場身亡,媽媽昏迷成了植物人,就連她從小長大的家,也被叔叔嬸嬸霸占。

若是有選擇,打死她也不願意踏進這個家門。

但是,明天是醫院給的最後期限,她若是再借不到錢,媽媽就冇命了。

沐離癱倒在地上,“嬸嬸,我求你,救救我媽,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

嬸嬸和堂姐對視一眼,視線重新落在她身上,“想讓我出錢,也不是不可以。你明天嫁給顧家二少爺,我就把錢打到你卡上。”

沐離愣怔了一下,指向坐在旁邊的沐顏,“可是,明天顧家要娶的人,是沐顏!”

“是我又怎麼樣?不要忘了,現在缺錢的是你!”沐顏站起來,翻開手機裡的照片給她看,“你媽媽全身插滿管子的樣子,肯定不好受吧?”

“你怎麼會有我媽......”沐離話說一半,腦海裡閃過一些東西,她眼睛突然瞪圓,“是你們乾的?”

她雙眼變得猩紅,恨不得把母女兩個咬碎生吃了。

“是你們故意讓醫生撤走我媽病房裡的治療儀,是不是?!”

她怒急的樣子,讓母女兩人非常滿意。

“猜得不錯。”沐顏收回手機,“你媽是死是活,就看你肯不肯答應了。”

沐離雙手握拳,指甲深深的嵌進掌心裡,刺痛的感覺讓她恢複了一些理智。

半晌,她瞪著沐顏,“好,我答應你!”

一字一頓,擲地有聲,“如果我嫁到顧家,你們不給我媽媽治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聽她答應下來,嬸嬸才鬆了一口氣。

“這纔對嘛,咱們是一家人,本來就應該互相幫助。而且,顧家可不是誰都能高攀的,你嫁過去就等著享福吧!”

沐離低著頭,眼淚洶湧而出。

顧二少爺殘疾,人儘皆知,而且傳言他性格暴戾,反覆無常,總之,她這輩子算是毀了。

次日就是婚禮。

一大早,沐離坐上沐家的車去婚禮現場。

就算心中再委屈,也要完成這場婚禮,媽媽還在醫院裡等她拿錢救命呢。

婚禮現場,顧家父母看著沐離走出來,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沐家臨時換新娘,這分明是看不起他們的兒子!這筆賬,等婚禮結束再找他們算!

顧霆琛坐在紅毯儘頭的輪椅上,臉上看不出息怒,就像一個冇有情緒的木雕。唯有一雙眼睛幽暗深沉,讓人如臨深淵。

沐離被簇擁著走上前,兩隻手死死攪在一起,不知道顧二少爺會怎麼對待她這個臨時頂替的新娘。

離得越近,她的心越緊張,終於看清男人的臉,她一下子頓住了。

怎麼會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