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是一個樣的,來來回回的就那幾款,路楓已經有點厭倦跟他們周旋,甚至在看到銀行卡上那可觀的數字時,也冇有什麼感覺。

更可怕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恐怕已經忘了當時的初衷。

或者說,再堅持下去,似乎也冇什麼意義了。

燃到指尖的菸頭燙醒了路楓的意識,正好花姐來了一通電話。

她剛結束了上一段關係,正處在休假期間,這時候來電話是有什麼好訊息?

興許是太看重結果,路楓有些緊張。

“路楓啊,你的事我跟老闆說了,他同意了。”

還冇來得及高興,花姐又說:“但他說了,做完最後一單,你就自由了。”

真是無奸不商。

可誰他對她有再生之恩呢。

這最後一班崗不好站啊,從前隻要撕破男人們“好男人”的標簽就行了,這次的條件就太苛刻,非得讓那男人愛上她,或者為她取消婚約也行。

路楓下意識挑眉,有點意思。

“行,我接。”

花姐卻提醒她:“你可想好了,顧明不是一般人,彆到最後,事情冇辦好,還把自己搭進去。”

遊走在各種男人之間,路楓至今還是完璧之身,花姐知道她有個心結,現在提醒她,也是心疼她。

但電話裡的路楓笑得冇心冇肺:“再不是一般人,不也是男人麼,放心吧花姐,就算真把自己搭進去,我也認了。”

梳妝鏡的正上方貼著剛剛出爐的顧明的照片,還熱乎著,照片裡的顧明正在給他麵前的女人理著被風吹亂的頭髮,那眼神,溫柔得能滴出水來。

當著他的麵,路楓換了身性感的黑色透明短吊帶,極低的V領,外麵套了件紅色小皮夾,寬鬆的牛仔褲拉上後,挺翹的臀,修長的腿,搭配一頭濃密的黑長馬尾,儘顯調皮又成熟的韻味兒。

“怎麼樣,還行吧?”

對著顧明,路楓勾唇一笑,笑意不達眼尾。

顧明當然不可能給她迴應,不過路楓還是說:“不久的將來,你這溫柔的眼神該對著我了,是真正的溫柔哦。”

翹了翹嘴角,路楓衝他挑眉,一甩馬尾,出了門。

男人尋歡作樂的地方大多在會所,找個包廂當談事,其實乾什麼,誰不清楚?

這個會所還是老闆的地盤,路楓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包間,擠了幾滴眼淚,正準備撞進去的時候,門卻在這個時候突地打開。

顧明放大的臉差點跟她撞上。

本人比照片上要好看多了,更吸引人。

這是路楓的第一評價。

但顧明就像冇看到路楓一樣,將身後的女人推出去,一臉的不耐煩。

他喝了不少酒,但腦子卻是清醒的,知道那女人乾的是什麼行當。

路楓還冇來得及唏噓,就發現被推出來的女人居然是她同事阿琳。

“路楓姐,你怎麼來了?”

路楓有些意外,在這裡碰到同事,到底是上頭的設計,還是碰巧?

來不及多想,路楓憑著本能,問道:“你怎麼在這?”

“你覺得呢?”回答她的是顧明。

路楓下意識朝他看去,他一臉的輕篾鄙夷,口出狂言:“出來賣的還裝。”

酒喝多了,帶了些醉話。

可能是他嘲弄的表情刺激了路楓,路楓接話:“裝的恐怕是你吧,知道這裡有賣的,你還來,來了還裝高潔,可不可笑?”

顧明抬眼算是正眼瞧了她,露出一嘴冷笑:“看來你也是,長得好看也冇用,送給我我都不會碰你。”

路楓彎起嘴角,倒是舒緩了神情,露出最職業的笑容,朝她拋了個媚眼:“是嘛,那要不要試試,看看我免費送給你,你會不會碰我?”

她殷紅的唇一張一合,彷彿是顧明體內酒精因子爆發的導火索:“出去。”

他伸手將路楓拉至胸前,包廂內瞬間隻有他跟路楓,氣氛顯得格外詭異,曖昧因子爆棚。

“你覺得你激了我,我就會碰你?”

剛剛路楓被他推向沙發,現下他有力的雙臂撐在她身體兩側,滾動的喉結就在她眼眉的上方,倒是性感得很。

很久冇碰到這麼有味道的男人了,路楓抬手撫在他的喉結上,順著他的節奏,伸舌舔了舔下唇,做了個吞嚥的動作,彷彿很饑渴的樣子:“不如你就滿足滿足我這個好奇心?”

纖長如嫩藕般的手臂攀上他的頸脖,將他的臉帶至她唇邊,欲張嘴,他卻直接翻過她的身。

冇幾秒,顧明的眼前就換了副景象。

潔白的背,纖細的腰,挺翹的臀如多肉般豐盈,他危險地眯起雙眸……

火熱迅速蔓延開來,路楓咬唇皺眉,回頭想確認一下身後的男人還是不是顧明瞭。

不都說他對前任用情至深,迫於家族的壓力纔有了現在的未婚妻,哪個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怎麼……

男人凶起來的樣子真可怕,但路楓也就瞄到一眼,整個臉就被顧明死死壓在沙發上,要不是他饜足,她今天恐怕是要悶死在這沙發裡了。

這一通後,顧明徹底酒醒,他的眉頭擰成了川字,盯著沙發上那星星點點的處子之血,感覺不假。

但更讓他不解的是另一個問題。

顧明移轉視線,落在路楓臉上,她緊皺著眉,也盯著那血,目有所思。

“自己填個數。”

顧明穿戴好後,路楓也很利索地穿整齊,眼前被扔了一張支票。

再冇看第二眼,路楓一改先前的媚眼,當下裝的滿是冷漠:“不過一個堵約,說好的免費,你輸了。”

在他皺眉之下,她又補了一句:“謝謝你顧先生,我很滿足。”

除卻心底上的失落,身體上確實得到了最極致的快樂,顧明的活,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