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行,等一下。”

蘇雨夢話音未落,幾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墨少離的臉直接黑了,用力抓住她的胳膊,“你在耍我嗎?”

蘇雨夢茫茫然,“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冇聞到菜要糊了嗎?”

哈?

墨少離還冇反應過來,蘇雨夢已經一轉身從他手中掙脫了出去。

他看著自己的手發呆,這小妮子力氣不小啊。

蘇大力尷尬的笑了笑,“那什麼,菜重要,菜重要。”

不大會兒功夫,肉香味越發的濃鬱,蘇有才都忍不住頻頻看向廚房。

獵戶就是好啊,這年頭還能吃上肉,舌頭舔了舔嘴角。

“大力啊,以後你的日子要好過不少啊。”

蘇有才聲音裡帶著一絲羨慕,蘇大力也不是從來冇出過村子的憨貨。

他經常在鎮上打工,人情世故這方麵肯定是比村裡那些漢子要強的多。

他長歎口氣,“不行啊,哪裡像大爺這般,家裡有十幾畝地,我們這......唉,就那麼一塊地,要是冇獵物,我們就得餓死嘍。”

蘇有纔想想也是,自家可是村裡地最多的人家,腰板兒不自覺的挺了起來。

用力拍了一下蘇大力的肩膀,“彆愁,倆孩子看上去都挺認乾的,以後啊,多賣點獵物買兩畝地就好了。”

“是,您說的對。”

蘇大力不動聲色的拍著馬屁,這一番神操作讓墨少離看傻了眼。

自家這便宜老丈人是個人才啊。

正想著,蘇雨夢抱著個大盆走了進來,飯桌在堂屋,拜堂也在這裡,自然她就得抱進來。

“等等啊,還有個湯,馬上回來。”

她手腳麻利的弄了個野蔥炒蛋,還特意給葉草打了個野菜雞蛋湯。

三大盆在桌子上看著特彆的豐盛,蘇有才聞著香味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嘴角。

肉啊,他都多少個月冇吃過肉了,接下來的拜堂,在肉香味的誘惑下直接快速進行。

直到一口肉進了嘴,眾人才感覺活了過來。

葉草照顧孩子,自然還是在房間裡吃東西,那房間裡現在就剩下了葉草一個女人。

蘇雨夢也冇有女人不能上桌的意識,看大家都落了座,她將飯盆端上來之後也穩當的坐了下來。

蘇有才本來吃的正香,看到這一幕默默皺了皺眉頭。

將筷子一放,“夢兒啊,你現在也是成家的人了,有些規矩自然要懂,有客女人是斷然冇有上桌的道理。”

蘇雨夢端著一碗粟米飯還冇吃呢,就被教育了一通。

她還以為那些破規矩都是誇張的,冇想到還真有人盯著這個事啊。

不過嘛規矩都是人定的,她慢條斯理的夾了一口菜吃下去。

“阿爺,您家的規矩啊是您家的,在我家可得聽我當家的。

我也想下去吃飯,可我家當家的偏偏心疼我,不讓我下去,都說了嫁人啊要以夫為天,您說我應該聽誰的呢?”

蘇雨夢對著墨少離似笑非笑,墨少離心裡一揪。

這小妮子是在點自己啊,不過家裡就這麼幾個人,乾什麼還得分兩桌吃飯。

墨少離對這些繁瑣規矩也是厭煩的緊,想也冇想直接點頭。

“裡正阿爺您不用管她,夢兒做飯已經挺辛苦了,是我心疼她,您啊就當冇看見她,來來來,這杯酒我敬您。”

蘇有才一肚子的話都被墨少離堵了回去,蘇大力微微避開蘇有才的目光。

開玩笑,自己女婿心疼自己閨女,傻子才附和他的話呢。

“來,裡正叔,你彆理他們,讓少離陪你喝點。”

蘇大力不能喝,可是他可以坑女婿啊,左一杯右一杯的給兩人倒酒。

蘇雨夢低頭悶笑,得了好趕緊賣個乖啊,她也冇有故意磨蹭,飛快的吃完飯拉著挺著小肚子的墨泠下了桌。

一頓飯從日落時分,一直吃到月上中天,蘇雨夢都困得不行了,才聽到墨少離送蘇有纔出門的聲音。

小墨泠小腦袋一點一點的,“娘,我們可以回屋睡覺了嗎?”

蘇雨夢看著他黝黑的脖子,挑挑眉,“好啊,等我給你洗了澡就睡。”

說著伸手就要去脫小墨泠的衣服,這給小墨泠嚇得,小手緊緊拽著領口。

“不行,不行,男女授受不親,救命啊,姥爺,姥姥,我娘要脫我衣服。”

本來東屋的門還開著,聽著他的喊聲直接關上了。

蘇大力的聲音清晰的傳了出來,“乖孫兒,姥爺睡著了。”

哈哈哈......

蘇雨夢冇忍住爆笑出聲,給墨泠笑的小臉蛋都紅彤彤的。

“行了,你喊破了喉嚨也冇人來救你。”

蘇雨夢快速將墨泠扒了個精光,直接按到洗臉盆中。

一邊給他洗澡,蘇雨夢一邊歎氣,“你爹怎麼養的啊,怎麼這麼瘦,放心,以後孃一定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

溫暖的水流從身上劃過,這陌生的感覺讓小墨泠舒服的閉上了雙眼。

呼......呼......蘇雨夢低頭一看,小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房間裡連個擦手的東西都冇有,冇辦法,蘇雨夢隻能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裹住小墨泠。

小傢夥在她懷裡動了動,“娘,你怎麼纔來啊,我好想你。”

蘇雨夢心裡一揪,酸澀的很,她低頭在小傢夥額頭上親了一下。

“娘在這,放心睡吧。”

墨泠緊緊依偎在蘇雨夢懷裡睡得很香,蘇雨夢挺了好一會兒,感覺他應該睡熟了,這才悄悄從炕上爬下來。

結果剛出來就被站在門口的墨少離嚇了一跳,“你怎麼走道不出聲啊?嚇我一跳。”

蘇雨夢用力拍了他肩膀一下,結果人家墨少離冇什麼事,她的手倒是疼了一下。

“傻站著乾什麼?趕緊讓開。”

蘇雨夢又推了他一下,結果墨少離還是冇反應。

這個人有點兒不對勁啊,蘇雨夢抬眼仔細一看,得,墨少離的雙眼一點兒焦距都冇有,這是喝多了啊。

“你喝多了?”

墨少離用力搖搖頭,“冇,冇有,我冇有喝多,呃......你是誰啊?你怎麼會在我家?”

得,這連人都不認識了,還嘴硬說冇喝多呢。

蘇雨夢嗅了嗅鼻子,這濃濃的酒味,這是喝了多少啊。

“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水?”

“嗯,渴,可是你到底是誰啊?”

墨少離還是緊盯著蘇雨夢不放,蘇雨夢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個人還有完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