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翌日,清晨。

秦恒還在溫柔鄉裡沉睡,就聽到耳畔有人柔聲道:“陛下,陛下,該上早朝了。”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如花似玉的絕美臉龐在自己枕邊。

不是蘇容妃,還是誰?秦恒抱著蘇容妃柔弱無骨的嬌軀:“不去!朕是皇上,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想何時起床,就何時起床!”蘇容妃急壞了:“陛下,您是一國之君,當以國事為重。

何況,現在大夏內憂外患,民不聊生,西域有匈奴來犯,戰事吃緊!您不上朝,難道要做亡國之君?”一番話振聾發聵,讓秦恒猛然驚醒。

他猛然想起來,泱泱大夏,看似強盛,實則外強中乾。

西有匈奴,北有契丹,南有百越,東有倭寇,四方外族皆是虎視眈眈,把大夏視為嘴邊肥肉。

除了外患之外,更嚴重的是內憂。

貪官汙吏橫行,民不聊生,李家把持朝政,把大夏這參天巨樹蛀的千瘡百孔,大廈將傾,隨時都會轟然倒塌。

如果秦恒沉迷女色,連早朝都不上,過不了幾天,就會變成亡國之君。

不行!我剛當上皇帝,剛坐擁後宮佳麗三千,有蘇容妃這麼美麗溫柔的妃子。

我不能當亡國之君,我得好好治理這個國家!我要做,就要做好皇帝,做萬世之君!一念至此,秦恒心胸中的血液頓時沸騰了起來。

秦恒在蘇容妃的俏臉上親了一下:“愛妃,多謝你提醒!朕立刻就去上朝,處理朝政。”

蘇容妃大喜過望,幫秦恒更衣,披上龍袍,繫上金帶,踏上騰雲龍靴,頭戴冕旒。

一炷香後。

秦恒站在銅鏡前,看著自己身穿龍袍的樣子,微微頷首:“朕這派頭,還真像個皇帝!”秦恒在一眾太監和禦前侍衛的拱衛下,踏入金鑾殿,端坐在龍椅之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金鑾殿上,文武百官匍匐在地,向秦恒叩首。

唯有一人站在百官前,傲立不跪。

此人官拜一品,正是三朝元勳,李牧李少保!麵聖不跪,可見李牧的權勢何等滔天。

秦恒看著李牧,怎麼看怎麼不爽。

他想要當萬世之君,第一步就要整治朝綱,李牧是頭號大敵。

可是,李牧的權勢太逆天了,想要扳倒,談何容易。

不等秦恒開口,李牧眸光一閃,沉聲道:“眾卿平身!有本既奏!無本退朝!”“...”秦恒愣住了。

自己的話都被李牧給搶了?那自己上早朝來乾什麼?秦恒原以為是自己是傀儡,冇想到比傀儡還慘,充其量是個吉祥物!一名將領站出來,道:“陛下,匈奴大軍犯我西境!我方糧草所剩無幾,連軍餉都發不出!還請陛下早下決斷,設法籌集軍餉,運往西境。”

秦恒嚇了一跳,邊關告急,連軍餉都發不出來,將士豈不是要嘩變?西境一旦失守,匈奴長驅直入,大夏就亡了啊!秦恒脫口道:“撥款!立刻撥款!戶部尚書,國庫裡還有多少錢?立刻撥款撥糧,運往西境!”金鑾殿內鴉雀無聲。

朝中大臣都是臉色怪異,國庫空虛已久,哪裡還有錢發軍餉?戶部尚書張仲文一臉為難:“陛下,連年征戰,國庫實在是拿不出銀子!如今國庫僅剩下三十萬兩銀子!軍餉至少要兩百萬兩!實在是杯水車薪啊!”三十萬兩?秦恒大吃一驚,這也太窮了吧!大夏幅員遼闊,分為十三州,三百餘郡縣,黎民億萬,怎麼國庫裡隻有區區三十萬兩白銀?肯定是被大臣給貪冇,私吞了?秦恒很是不滿:“把國庫的賬目給朕拿上來!朕現在就要!”張仲文心中很是疑惑。

陛下昏庸無能,從來都不查賬的。

今天怎麼忽然要賬本?不過張仲文並不緊張,立刻讓人把賬本取來,呈給秦恒。

秦恒接過賬本看了一會兒,便明白了。

國庫本來還有點錢,不過全都花到李貴妃身上了。

秦恒實在是想不起來李貴妃長什麼樣了。

但她肯定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國色天香,魅惑眾生。

否則,原主人怎麼會掏光國庫,給李貴妃四處修建行宮,修皇家園林。

前幾日,秦恒還不顧幾個老臣勸阻,在紫禁城中間,給李貴妃修建摘星樓,說是邀請天上仙人飲酒作樂。

“這李貴妃真是個敗家娘們!”秦恒心中腹誹,大筆一揮:“停工!所有的園林和行宮停工!特彆是摘星樓,影響大夏風水,立刻全拆了,變賣成銀子,籌集軍餉!”殿內一片死寂,文武大臣皆滿臉驚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摘星樓和那些行宮園林,都是陛下為了討好李家,給李貴妃修的。

陛下怎麼忽然轉性,膽敢忤逆李貴妃?他就不怕李家的怒火嗎?群臣畏懼的眼神落在李牧身上。

李牧眼神陰鷙,望了秦恒一眼,卻並未多說什麼。

“陛下,聖明!”群臣這纔敢跪下,向秦恒磕頭,大拍馬屁。

這時候,李牧忽然開口:“陛下,停止修建園林,應該能籌集到一些軍餉!前方戰事吃緊,事不宜遲!臣以為,必須立刻安排將領,把軍餉送往西境。”

秦恒點頭:“愛卿言之有理!西境戰火紛亂,你們誰願意運送軍餉去西境?”眾武將皆低頭不語。

他們心裡都明白,運送軍餉的肥差,早就是李家預定好的,他們哪裡敢搶。

兵部尚書徐盛站出來,建議道:“陛下,臣以為李克虜,李將軍,可往!”“不錯,李將軍乃是將門之後!驍勇善戰,一心為國,必然萬無一失!”“臣支援李將軍!”“李將軍乃是國之棟梁,可往!”群臣都站出來,力薦李克虜。

這個李克虜是李牧的長子,他半推半就站出來,拱手道:“陛下,莫將願意為您分憂!保證將軍餉運送到西境!”秦恒嘴上冇說,心裡卻氣炸了。

滿朝文武,超過半數都跟李家穿一條褲子。

難怪李牧冇有阻止自己停修摘星樓。

原來,他打算讓自己兒子運送軍餉去西境。

西境將士能拿到的軍餉,十不存一,剩下的全都落到李家口袋裡。

而且,李克虜隻是運送個糧食,到了西境再隨便砍幾個人頭,殺良冒功,回來就算他的軍功,升官發財。

好一個一箭雙鵰!見到秦恒低頭不語,李牧的臉色一沉,徑直來到龍案前:“陛下,讓臣為你研墨!請你立刻下旨,任李克虜將軍為征西大將軍,即日啟程,奔赴西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