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路胡思亂想,黑色轎車開到郊區一家酒店門口停下,大家下車,女人走在前麵,兩個年輕男子挾著耿誌強的胳膊進了酒店,直奔電梯,去了5樓一個普通單間。

房間裡一張單人床,三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邊放著一個射燈架子。

女人指指桌子對麵的椅子,對耿誌強道:“坐——”

耿誌強坐下看著他們,心裡困惑又不安,可又不知該說什麼。言多必失,在這種場合,說錯一句話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

女人和一名年輕男子坐在桌子對麵,另一個年輕男子倒了杯水放在耿誌強跟前,然後看著女人,帶著恭敬的口氣:“張主任,我先出去了。”

女人點點頭,年輕男子關上門出去了。

耿誌強立刻明白過來,心裡一顫,這冷豔的女人原來是紀委三室主任張琳。

市紀委三室分管市直宣傳係統20多個單位,張琳雖然是女流之輩,但在圈子裡威名鼎鼎,就任三室主任剛兩年,宣傳係統已經有2個正處,5個副處,13個科級乾部被她查辦。

張琳的丈夫幾年前因公殉職,因為她辦案鐵麵無私,手段冷酷,加上平日經常穿黑色衣服,圈子裡人送外號黑寡婦。

宣傳係統的乾部無不談張變色,唯恐哪一天被她請去喝茶。

冇想到自己今天落到她手裡了!

張琳看著耿誌強,口吻冇有之前那麼嚴肅了,甚至有些溫和:“耿誌強,喝口水。”

耿誌強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後看著張琳:“張主任,你們帶我來這裡是……”

“耿誌強,我們今天帶你來這裡,是按照辦案程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問你一點事,希望你本著對組織負責的態度,積極配合我們。”張琳的口氣更加溫和,甚至還笑了一下。

張琳笑起來很好看,頗有成熟女人的韻味。

但耿誌強此時無暇品味,這女人越是笑,就越說明問題嚴重。

先禮後兵,是紀委的慣用套路。

耿誌強忙點頭:“好的,張主任,我一定配合。”

“你談一下李有為違法違紀的事吧。”張琳開門見山,右手無名指輕輕敲擊著桌麵。

耿誌強腦袋嗡地一下,壞了,老闆出事了!

耿誌強私下稱呼李有為老闆。

當初耿誌強從江州大學畢業回到老家三江縣,參加縣裡公務員考試,以總分第一的成績考取縣委宣傳部科員。因為耿誌強做事勤奮,又有眼頭,深得時任縣委宣傳部長李有為的賞識。李有為調到江州日報社擔任一把手後,把耿誌強也調了過來,一步步提拔為辦公室主任。

今天下午耿誌強還接到了李有為的電話,李有為對他明天麵試的事很關心,特地叮囑了一番注意事項。

對李有為的關心,耿誌強是很感動的,因為他知道李有為最近忙著和市廣電局長楚恒競爭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

雖然李有為和楚恒現在都是正處,和常務副部長平級,但常務副部長是宣傳部二把手,下一步進步的空間顯然要大得多,所以二人都在極力爭取。

冇想到李有為突然出事了,事先毫無征兆。

耿誌強此時很懵逼,自己是李有為在報社的親信,所以紀委的人纔會找自己,說不定此時李有為正在這酒店某個房間裡接受詢問。

這可怎麼辦?

李有為為什麼不早不晚,偏偏在這時候出事?

為什麼紀委的人偏偏在自己即將麵試副處的前夜把自己帶走?

這隻是巧合?還是……

耿誌強既困惑又恐慌,隻感覺脊背發寒。

從三江到江州,跟了李有為這麼多年,他的不少事自己是知道的,雖然大事不曉得,但吃吃喝喝收受禮物的事還是知道不少。

張琳現在這麼問,一定是掌握了李有為什麼事,但到底是哪些事呢?是一些還是一件?是自己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

如果隻是吃吃喝喝收受小禮品的事,恐怕李有為不會被雙規,一定是涉及到了較大數額的錢財。

耿誌強突然想起一件事,心裡倏地一驚。

幾個月前,一家紙廠老闆請李有為到溫泉度假村玩,是為了給報社印刷廠供應新聞紙的事。李有為那天帶自己去的,泡完溫泉用晚飯的時候,李有為接到市委宣傳部長唐樹森的電話有急事先走了,留下耿誌強繼續應酬。

吃飽喝足後,紙廠老闆安排車送耿誌強回城,上車前,紙廠老闆遞給耿誌強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禮盒,說自己前段時間去法國考察,給李夫人買了套法國化妝品,李書記有事走地倉促,冇來得給他,請耿誌強轉交。

紙廠老闆特地叮囑耿誌強一定要把禮盒當麵交給李有為。

耿誌強冇在意,答應著上了車,回到家把禮盒往茶幾上一放。

章梅聽說是紙廠老闆送給李有為夫人的法國化妝品,來了興趣,非要打開看看,耿誌強也冇阻攔,不就是女人用的化妝品嘛,看就是。

章梅小心翼翼打開禮盒包裝,突然叫出聲來,耿誌強過去一看,也怔了,盒子裡哪裡是化妝品,分明是兩根黃澄澄的金條!

耿誌強忙把禮盒原樣封好,叮囑章梅切不可把這事說出去。

.第二天一上班,耿誌強就把禮盒送到了李有為辦公室。

跟了李有為這麼多年,這是耿誌強唯一知道的他收受貴重禮物的事,難道張琳問的是這個?

想了想,不管紀委掌握的是不是這事,都不能說,李有為對自己不薄,自己不能做對不住他的事。

於是耿誌強做出積極配合的樣子,開始談自己跟著李有為被請吃請喝、公款旅遊、收受小禮品的事,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耿誌強清楚,自己說的這些無礙大局,雖然違反了某些規定,但到不了李有為被雙規的程度。

聽著耿誌強的交代,張琳的表情越來越冷,敲桌麵的無名指也停住了。

等耿誌強終於住了口,張琳冰冷的目光緊緊盯住耿誌強,那眼神似乎要刺穿耿誌強的內心。

耿誌強不敢對視。

沉默半天,張琳開口了:“耿誌強,你的態度很不老實,在迴避主要問題。”

耿誌強眨眨眼:“張主任,我態度很老實啊,真的隻知道這些,其他都不知道。”

“真的嗎?”張琳嘴角帶著一絲譏笑,意味深長地看著耿誌強,“再好好想想。”

耿誌強乾脆地搖搖頭:“對不起,張主任,彆的我真不知道。”

張琳冷笑一聲:“耿誌強,既然你這麼說,那我給你一點時間好好想想,想想對抗組織審查的後果,想想自己的前途。我知道你天亮就要參加報社副總編麵試,而且你筆試第一,可不要因小失大啊。”

張琳的話顯然帶有警告的意味,如果態度不老實,重則扣上包庇的罪名,輕則要挨紀律處分。

想到天亮自己就要走上競爭副處的麵試場,和劉文婷一決雄雌,想到邁上副處台階後的美好前程,耿誌強腦海裡翻騰著,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說出那事,等於給李有為落井下石,不說,難逃眼前這一關。

到底該何去何從,耿誌強在焦慮猶豫中煎熬著,忽然張琳又說了一句話,讓他一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耿誌強,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往前一步海闊天空,退後一步萬丈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