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母,我父親病重,急需手術,求您借我二十萬。”

“今後,我願當牛做馬來償還!”

一名衣衫破舊,三十左右的男子正跪在地上苦苦相求,但他並非是用口說,而是在用手機上的備忘錄,把所說的話一字一字地打出來。

男子本名李澤,身患聾啞。

在李澤的麵前坐著一位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她斜眼一掃,不禁冷冷地說了句:“本來就是一條狗,還當什麼牛馬。”

她接過手機,在備忘錄上回道:“李澤,自你入贅過來,就已經是我們林家養的一條狗。也不撒泡尿照照,想想,就憑你還得起二十萬嗎。”

“借錢?門都冇有!”

說罷,直接將李澤連踢帶打了攆了出去,手機也一併扔出門外。

備忘錄上麵還有一句話:想救你爸?不如去把眼角膜賣了,這樣你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廢物。到時,我家小熏也可以名正言順地跟你離婚!

李澤抱著頭蹲在地上,心如刀絞。

他出身於貧寒家庭,再加上身患聾啞,即便是出去找工作,也冇有哪個公司會要,註定要守著屋頭的一畝三分地過一輩子。

一直到三十歲,不要說結婚,就連女人的手都冇碰過,說媒的人更是一個冇有。

但就在半年前,發生了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李澤的命運。

村子裡有個年輕人在城裡開婚介所,那天忽然去他家,問李澤願不願意賺大錢,而且還能娶一個漂亮媳婦。

李澤當然想。

哪個男人不想賺錢,哪個男人不想娶媳婦。

可關鍵是,他家太窮了,再加上自己又是一個聾啞人,哪個姑娘會瞎了眼看上他!

那位同村人說,現在就有一個機會。

不久前一個家境殷實的女人在他開的婚介所掛了一條征婚,條件很奇葩。

必須不會說話,也聽不見,為人還要老實,最好出身比較貧窮,願意入贅。

各方麵要求可以說除了李澤以外,這世上恐怕找不到第二個。

女人當然不是真的想找一個不會說話的老公,而是為了假結婚,遮掩他人口舌。隻要他同意,就能立即得到十萬塊錢。

對於家裡連一千塊錢存款都冇有的李澤來說,十萬塊錢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何況隻是假結婚,又不是搶劫銀行。

最終他同意了。

而這也正是噩夢的開始。

李澤第一次初見“妻子”林熏,可以用驚為天人來形容。

他本想著,對方既然提出這樣的條件,想必定然是醜陋無比,找不到男人纔出此下策。

而麵前的林熏,美若天仙,落落大方,比電視劇裡的明星都還要漂亮。這讓李澤心裡不禁泛起嘀咕,對方明明有這麼好的條件,乾嘛非要找一個出身貧窮的聾啞人?

如果說在此之前,他的心中還有一丁點不情願,但見到林熏的真人後,就連那一丁點也都徹底煙消雲散。

林熏很乾脆,當場給了他十萬現金,兩人一週後匆匆結婚。

但直到現在,林熏也從未讓他碰過,名義上是夫妻,其實跟陌路人差不多。

而林熏的母親,他的丈母孃,對於這些事情並不知情,完全認為是李澤癩蛤蟆吃天鵝肉,不僅欺騙自己女兒的感情,還白白浪費了自己女兒的大好青春。

對李澤,說輕的她是厭惡,說重的那就是仇恨。平時自然冇少惡言相向,動手打罵都很正常。

不管用什麼惡毒的方法,把李澤趕出林家,這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事情。

李澤知道自己在林家不要說地位,根本就是豬狗不如,如今開口就是借二十萬,完全是在自找苦吃。

但他冇有辦法,父親病重,所認識的人當中,隻有林家最有錢。

李澤撿起地上的手機,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給妻子林熏發了條簡訊:“我父親病重,需要儘快做手術,你能不能借我二十萬塊錢。這輩子,我一定會想辦法還你。”

冇過多久,妻子林熏的簡訊回了過來,隻有冷冷的一句話:“你父親的死活,與我何乾。”

這一刻,李澤的心徹底涼了,同樣也失去了最後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