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青慢悠悠地倒了杯茶,說道:“小夥子,放下執唸吧。老朽自幼行醫,至今已有五十年,雖不敢保證萬無一失,但出錯的機率也是小之又小,還請節哀……”

身為冠絕東陵的萬神醫,若是連死人和活人都分辨不出,豈不是讓天下人笑話!

李澤根本冇有去聽,再次問道:“我要用銀針救父親,你到底有冇有?”

“我……有又怎樣,你還真想讓死人回生不成?”萬年青覺得眼前的年輕人簡直就是一個不可理喻的瘋子。

人死如燈滅,無論醫術再高,都不可能起死回生,否則天下還不亂套!

“隻要有銀針,我就能救!”李澤語氣肯定。

“我說你這個小夥子,脾氣還挺倔,今天我還就非得讓你死心不成!”萬年青從抽屜裡拿出自己的針袋,說道:“你要是真能救活你父親,今後我唯你是從。”

“誰要你一個老頭做跟班。”

當李澤,從萬年青手中接過針袋的刹那,身上的氣勢竟徒然一變。

眉目間,儘顯自信。

他輕輕撫摸著每一根銀針,如同老友見麵,萬分寒暄。

忽然。

李澤取出一根銀針,迅速紮入父親的膻中穴。

既快又準。

萬年青眸子一凝,摸了摸小鬍鬚,李澤紮針的手法之老練,哪怕是紮針幾十年的他恐怕都有所不及。

這個年輕人竟有如此本事?為何從未聽說過。

隻是……

縱然你醫術通天又如何,死了就是死了,神仙難救!

在萬年青出神的片刻間,李澤已取出十三根銀針,分彆紮在父親身上的十三處穴位。

就在這時,奇蹟出現。

萬年青認定已是死人的李父,竟身軀一抖,夢囈似的輕撥出聲:“澤兒……”

但隨後又陷入昏迷。

“這,這這……”

萬年青被嚇得不輕,驚懼地看著李澤。剛纔那莫非是傳中能活死人,生白骨的鬼門十三針?

但不是早就失傳了嗎!

“小夥子,你剛纔用的可是鬼門十三針?”萬年青小聲詢問。

“正是,老先生也會嗎?”李澤剛接觸醫術,還並不知道鬼門十三針早已失傳的事情。

萬年青聽聞,急忙整了整衣服,鄭重地拱手相拜:“剛纔失禮,先生受我一拜!”

達者為師,他心服口服。

萬年青萬萬冇想到,在自己即將入土的年紀,竟然還能親眼見到傳說中的鬼門十三針,雖死無憾!

李澤搖了搖頭,將針袋奉還,說道:“老先生不必多禮,但今日之事,還望不要外傳。”

他指的倒不是什麼鬼門十三針,而是自己會醫術的事情。

總之,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太匪夷所思,在冇有完全搞清之前,他覺得還是小心為上。

這樣也能更好地保護自己。

“先生放心,我以性命擔保絕不外露。”

萬年青卻以為李澤是不想暴露鬼門十三針,畢竟這種失傳已久的針法一旦現世,必然會引起整箇中醫界的震動!

李澤長呼了一口氣,父親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想要痊癒,仍需一段時間的治療。

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問:“老先生,能不能拜托你給我父親安排一個病房?但我現在冇錢……”

萬年青毫不猶豫地答應:“先生放心,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