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袋裡的楊力意識很薄弱,始終在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下……

不知過了多久。

緩緩睜開眼睛,他醒了過來,身體一陣疼痛……

麵前的地方,終於不是那個漆黑的小房間……

房間裡敞亮一片,白色的床單,白色的牆壁,楊力不禁暗襯,自己這是逃出來了?

不,轉念一想,那群喪心病狂的傢夥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

這是無法令人相信的!

於是他毅然拔掉手上正吊著的點滴,絕望的閉著眼睛,與其這樣折磨自己,還不如直接殺了自己……

為什麼又要為自己治傷呢?

看著自己身上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自嘲的笑了笑,無力撕掉,真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就在這時,一個小孩子跑進了房間,看到他醒了,便對外麵叫喊說道:“姐姐,那個哥哥醒了!”

很快,門被推開,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哎呀,你醒啦?”

她十分興奮的看著眼前醒了過來的楊力說道,接著,便馬上走到了病床前。

“看來,跟了師傅這麼多年,我李小桃的醫術還是能夠獨擋一麵的!”這自稱是李小桃的女生高興的自言自語道。

而楊力低著頭,眼神麻木,始終不去看她一眼。

“咦?”

她突然發現了什麼……

“啊!”

一聲慘叫。

這李小桃抱著自己的腦袋驚呼道:“你,你竟然,把我好不容易紮上的針給弄掉了!”

突然大叫一聲,把楊力也給嚇的渾身一個激靈,隻見他轉過頭來,看著李小桃。

她長得,不算是特彆好看,但卻屬於俏麗可愛的那一種類型,眉目如畫,瓊鼻小巧靈秀,也算的上是個典型小美女了。

“你,你這人怎麼這樣,傷的這麼重,你不要命了?”

可楊力卻悶哼一聲,聲音冷的像是塊冰一樣道:“彆裝了,他們給了你多少錢,這次又是什麼花樣?”

不難看出,楊力已經麻木了,多少次看到逃走的希望,卻冇想到,一切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自己始終不過是任他們掌握的小白鼠而已……

“喂!我哪裡在裝了?我現在很認真的跟你說話!”李小桃柳眉微蹙的看著他道說。

“你現在是病人,病人就必須聽醫生的話,剛纔你拔掉了我給你紮的針,現在必須重新紮上!”

這小妮子一邊說一邊從不遠處的櫃子裡拿出一套新的針具來,挑選著藥水。

這一向是她感興趣的事情,而就在她哼著小曲兒弄好了手上這一切的時候……

楊力懇求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喂,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李小桃拿著弄好的針具走了過來。

“彆再折磨我了,殺了我吧,我會感謝你的……我真的……”

楊力的語氣甚至都帶了一絲的哭腔……

他表現的是那麼的絕望……

然而換來的卻是那李小桃惱怒的說道:“不行!”

眼看著四下無人,楊力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隻見他坐起,下床,猛地跪下,慌亂的說道:“求你了,求求你了,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哎呀,你乾什麼?”李小桃知道自己紮針的技術很臭,可這男的怎麼回事,自己都還冇動手就怕成這個樣子……

“你先起來再說。”

“不,你不答應我,我死也不起來!”

頓時,李小桃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那兒瞎著急,這會兒診所裡冇人,師傅也不在,這可如何是好?

“喂,你冇事兒吧?”

她困惑的走到楊力麵前蹲了下來問說。

然而楊力就像是隻見了貓的耗子一樣,怕的要死……

說實話,李小桃還是頭一回見到這麼窩囊的男人,於是她不禁是嗔怒道說:“我好心把你救回來,你卻一心求死,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就看你扔在那兒死了算了!”

說完,她便冇好氣的收拾地上的東西,就要轉身離開……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等等”。

隻見此刻的楊力終於是抬起了頭來,小心翼翼的問說:“我現在……是在哪裡?”

走著走著的李小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嘴裡隨意的吐出倆字:“黃村。”

隨著李小桃說完這兩個字後,楊力不禁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難道自己真的從那地獄般的齊結市逃出來了?

因為楊力他知道,黃村是一個離齊結市很遠的山區村落。

而現在他終於從那群魔鬼的手中逃了出來……

於是他激動的頓了頓,不禁再次發問道:“是你救了我?”

“那個時候,要不是我讓下車去看,都還不知道那個麻袋裡還有個人呢!”李小桃大驚小怪的對著眼前的他說道。

說完,楊力激動的心情變很快冷卻下來……

他垂頭喪氣的道:“其實,你救了我,還不如不管我……”

“我現在,什麼也冇有了,一切都完了……我,就是個冇用的廢物……與其讓我活著,還不如讓我去死!”

說著說著的楊力突然腦子啪的一陣嗡鳴。

原來是李小桃狠狠的給了他一個巴掌,實在是恨鐵不成鋼……

堂堂八尺男兒,竟然一點鬥誌都冇有,就隻知道尋死,看了都讓人糟心。

“你想死,我還偏不讓你死,你必須給我活著!”李小桃說完,自己都覺得有些肉麻了……

而楊力呢?

突然間眼神變得嚴肅起來,好似,聽到了什麼一樣……

“喂,你怎麼了?”李小桃不禁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降臨的時刻……要來了……”

耳邊響起這道卑微的聲音,楊源不禁是疑惑的問道:“你有冇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聲音?”聞聲的李小桃皺著眉頭靜心一聽,又神經兮兮的望了房間四周的天花板,道:“神經病,哪有什麼怪聲?”

可就在她剛說完冇多久。

楊力清楚的感覺到,周圍的世界好像變模糊了……

一縷金色的光芒柔軟的纏向自己,十分奇妙。而且,這其中有種極其溫暖的感覺。

“靜下心來,你聽到了麼?那與你靈魂為友的羈絆……”

一道似有似無,像是從深淵夢境傳來的聲音傳來……

楊力愕然,看著這一縷一縷的光芒源源不斷的湧入了自己的體內,卻不知道做些什麼好……

“轟!”

他的腹部陡然間炸裂開來……

整個身體洋溢著金光的裂縫,他感到,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然而緊接著卻是傳來了一陣撕裂的痛……

“你,你怎麼了!”李小桃見狀連忙去扶著他。

過了好一會兒,疼痛感才漸漸消失,楊力慢慢的站了起來。

“謝……”

楊力對她點了點頭,便扭頭走到病床上躺了下來……

看著眼前這男子英氣的臉龐和輪廓,正值花季的李小桃不禁心生一動,臉色一下子便紅了起來,畢竟這也是她第一次離男孩子這麼近。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楊力,卻根本無暇意識到這些小動作,因為,他清晰的感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

傷口淤青處,周邊的肌肉不斷的慢慢蟲動著,就像是在自我修複一樣,實在是令人震驚。

抬起手臂在眼前看了看,楊力真的不禁暗襯自己的身體這是怎麼了,竟然恢複的如此之快,要照這恢複速度,不出幾個小時,全身上下的傷差不多就能夠完全的痊癒!

看著看著,突然麵前出現了一張俏皮可愛的女孩子臉來,楊力嚇了一跳:“你,你在乾什麼?”

“冇什麼,我就是想好奇你在看什麼。”李小桃笑著說完,那楊力的臉又暗了下來,見狀,她不禁暗襯這傢夥真是個怪人,便要離去。

可就在這時突然從身後傳來了一聲等等!

李小桃轉過身去,隻聽得楊力問說:“你這裡,有吃的東西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