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公!”

蔡邕的麵前,七八名渾身被抽的全是鞭痕的伴當,哭喊著跪在了他的麵前。

來到許氏塢堡也有幾天時間了,蔡邕手下的這些伴當在某種程度上而言,確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這個打擊不是指身體上的,而是指心靈上的。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跟隨蔡邕多年的,蔡邕當初避禍在揚州的時候,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就一直跟隨著他,後來蔡邕回了陳留祖宅,也就將他們留在那裡,自己則是前往雒陽上任。

不是不想帶著他們,而是當時的雒陽太過凶險,蔡邕不想連累這些手下。

然這些人不論是在陳留還是揚州,他們都因為蔡邕名士的原因,而受到了當地人的吹捧和尊重,時間一長,就養成了他們眼高於頂的習慣。

無論跟誰,都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態度。

許氏塢堡中的人大部分都是附戶,冇讀過經史,而且他們在譙地橫行霸道慣了,什麼蔡中郎的伴當家侍,在陳留本地人人眼中或許值得尊敬,但在許氏塢堡人眼中屁都不是。

再加上這些人是被許褚下令劫持回來,許氏塢堡中人不知其緣由,隻當是囚徒一般。

因此,隻要是但凡有些衝突,便是非打即罵。

其實,隻要是蔡邕手底下的人聽話,許氏塢堡的人還真就不會把他們怎麼樣,而且還會好吃好住的對待著……畢竟他們既非官府又非山寨,隻是奉族長之令,將這些人抓進塢堡內。

但問題是蔡邕手下這些人一個個也是眼高於頂,不甚聽話,有點事就得絮絮叨叨的指責磨嘰個不停,因此換來的必然就是毒打。

故而他們當真覺得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簡直生不如死。

多少也有些矯情……隻因他們一直居住在陳留和揚州,並不曾往雒陽去,因而未曾見識過京中西涼兵的凶殘,若是他們見識過西涼兵的厲害了,也許就不會覺得許氏塢堡的人對他們有多麼的不敬了。

蔡邕看著這些跟隨自己多年的伴當哭的慘兮兮的樣子,心中也甚是不忍。

怎奈他如今也是人在屋簷下。

卻見他長歎口氣,悲涼的言道:“諸位今遭逢此難,皆是老夫之過也。”

跪在蔡邕麵前的那些侍從中,為首的一人道:“家公,這些究竟是什麼人啊?我觀此處塢堡甚大,這塢中人雖然凶悍,卻也不似山賊草莽,隻是他們與家公有何仇怨,為什麼要將我們劫持在此?難道家公曾得罪過他們不成?”

蔡邕長歎口氣,道:“老夫得罪的人,著實是太多了。”

這話不是他謙虛,蔡邕當年在朝為官時,確實得罪過很多人。

當年,蔡邕曾向孝靈皇帝上奏,彈劾當時的太尉張顥、光祿勳瑋璋、長水校尉趙玹、屯騎校尉蓋升等人貪贓枉法,又向靈帝諫言認為婦人、宦官乾預政事,是怪異發生的原因之一……結果事情不密被泄,導致蔡邕得罪了包括朝臣和宦官在內的一大批人,而也因此為導火索,導致後來蔡邕屢遭陷害,最終遠避吳地十二年。

但畢竟都是熹平年間的事了,蔡邕當初在朝堂的仇人,如今早已是死的死,罷免的罷免,不剩下多少……在蔡邕看來,當年的事情早就已經過去了。

難道是那些人中,尚有後人在世,今日專門截攔於他,意圖為先人報仇雪恨的?

想到這,卻見他搖了搖頭,無奈道:“既來之則安之,如今之勢,想那麼多已然是無用了,便是這塢堡中的人當真要處置了咱們,老夫此刻也冇有任何的辦法,隻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哪一路的,與老夫之間到底有何仇怨?”

說到這,卻見蔡邕長歎口氣,看著那些跪在麵前的家奴和伴當道:“不過你們放心,若真是來尋仇的仇家,大不了老夫舍了這條老命給他們就是,但你們都是無辜的,不能因此受到牽連……這一點,老夫一定會與他們據理力爭。”

那些在場的人聞言都哭了,當前的兩個抱著蔡邕的大腿,說什麼也不讓蔡邕一個人赴死,要死大家都綁在一塊。

……

隔了兩天之後,正主張允和典韋終於抵達了許氏塢堡。

張允到了塢堡之後,二話不說,當即親自前往蔡邕的住所,將蔡邕請到了塢堡的正廳,並請蔡邕上座,親自向他謝罪。

“末吏張允,乃是荊州襄陽軍中校尉,奉劉使君之命,想請蔡中郎往襄陽一敘,隻因不知中郎去往吳會的行程,故而特請許氏宗長幫忙找尋中郎,並請中郎在此暫住數日,然後與我等一同去往荊州。”

蔡邕聽了這話,頓時愣住了。

他愣了足足有三盞茶的功夫,接著便見蔡邕猛然從原地起身,臉紅的幾乎滴出血來,猶如一頭髮怒的公牛一般。

少時,就見蔡邕一路小跑的到了張允麵前,顫巍巍地用手虛點著他:“山陽劉氏,好歹也是漢室宗親,知名的大族,如何竟乾出這等小人行徑來!簡直無恥!”

張允聞言也有些愧疚。

其實他適纔在來找蔡邕之前,也已經找許褚瞭解過情況了,得知這幾日,蔡邕手下的人似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虐待,張允很是憂心。

也是自己太過大意,忘了囑咐典韋派許鄲來時,跟許褚說明一下蔡邕的特殊身份,結果弄得許褚以為蔡邕等人不過是劉琦想要攔截的囚徒,並未給予應有的重視。

換成他自己站在蔡邕的角度上,隻怕此刻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張允陪著笑臉道:“蔡中郎,此事著實是個誤會,蔡中郎對我荊州有恩,當年贈書之德,劉荊州和劉益州二人始終未曾忘卻,今番相請中郎去荊州,隻為略儘地主之誼,以謝當年之恩,結果事情倉促,未及能夠查到中郎的行蹤,故而隻得委托許宗長代勞,結果一不小心弄出茬子,將中郎一眾當成是從我荊州脫逃的強賊了……因此才鬨出這般誤會……”

蔡邕眯起了眼睛,哼道:“爾等鷹爪走犬之輩,也敢用這等謊話騙吾?簡直好笑!”

張允急忙道:“不論是不是誤會,此事到了荊州自有分曉,張允想來日請蔡中郎乘車前往荊州,不知中郎意下如何?”

“去荊州?”蔡邕冷冷一笑,道:“老夫要去的是吳郡,去什麼荊州?爾等來日速速放我離去,回去告訴劉景升和劉伯瑜,早日將我女兒和兩萬卷書簡送到吳地來……”

張允苦笑道:“中郎若是不隨我回荊州,隻怕……唉,張允回去跟主公,冇法交待啊。”

蔡邕眯起了眼睛,道:“你什麼意思?難道老夫還非得跟你走這一遭不成?”

張允急忙拱手作揖:“不是必須,隻是有勞中郎手來,與我轉道向西,待去了襄陽,您與主公談過之後,中郎想去哪裡,張允親自率兵護送,絕不誆騙,如何?”

蔡邕揚天哈哈大笑,道:“笑話!老夫這一輩子,還從未受過人挾持,你想逼迫老夫就範?好!老夫今天就看看誰有這個能耐!能夠請動老夫?!”

話音方落,便見典韋和許褚兩個人,一左一右從兩邊挾了過來。

這兩個大漢,都是身如巨牛,壯碩如虎,膀大腰圓,若是不細看,猶如兩隻站立的巨大棕熊,讓人毛骨悚然。

“請蔡中郎往荊州一敘!”

兩名壯漢同時開口,聲音如滾滾雷聲,震得房頂的瓦幾乎都要掉下來了。

蔡邕看著兩名巨漢出現在麵前,臉一瞬間由紅轉白,嘴唇亦是不斷的哆嗦,連話似都說不出來了。

雙眸中……是濃重的恐懼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