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道我現在一個人撐著公司有多難,剛纔這個會差點就被你影響了,這是八千萬的案子,要是拿不下來公司就垮了!”

“我不求你給我爭氣,你彆給我找事兒了行嗎?!”

我用舌頭頂了一下牙床,嚐到了瀰漫開來的鐵鏽味。

哪怕麵前模糊不清,我也能看得出我媽滿臉的恨意。

那恨意是如此的熟悉,在我過往的17年中無數次出現在她的臉上。

或者是對我爸,或者是對我。

在她和我爸離婚之後,就隻剩下對我了。

她那樣咬牙切齒、那樣深沉的怨恨,好像我不是她的女兒,而是和她有不共戴天血海深仇的仇人。

我原本想要辯解的話卡在了嗓子眼裡,說不出來,咽不下去,堵得我難受。

走廊上人來人往,很多同學駐足圍觀,看到我被我媽甩了一耳光興奮地在一邊指指點點。

我看到我最喜歡的男孩子也站在那裡,我隻覺得整個人好像被扒光了一樣晾在這裡,讓我無地自容,隻想找條地縫兒鑽進去。

我突然有些慶幸我冇戴眼鏡,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我媽揉了揉眉心,朝著張雯雯媽道歉道:

“這事兒是黎穎做得不對,她一直就是這樣的,自私自利,做事不顧後果。”

張雯雯媽也傻了,冇想到我媽上來就打我,表情有些不自然。

“說話就說話,乾嘛打孩子啊,行了,要教育孩子回家教育去。”

我媽繼續跟林老師道歉:

“林老師,給您添麻煩了,黎穎這孩子從小就不讓人省心,什麼都乾不好還特彆能生事。您以後要打要罵隨便教育,千萬彆手軟。”

林老師訥訥道:“……黎穎這孩子挺好的啊,黎穎媽媽,孩子之間有爭執是很正常的,您這種教育方式也不可取的。”

“您彆替她遮掩了,”我媽搖了搖頭歎氣道:

“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她是什麼人我心裡清楚,特彆的自私,從來不知道感恩,還很狂妄,說什麼都不聽的。”

她大聲地貶低我,四周人聲嘈雜鼎沸,所有人都用看猴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我,裡麵說不出來是憐憫還是厭惡。

我低著頭一動不動。

我媽說得心頭火氣,乾脆轉過來指著我罵道:

“你成天吃我的喝我的,還天天給我找麻煩,你知不知道我現在一個人過得有多苦,你但凡有點人味兒你能不能少給我添點亂!”

“天天吃啥啥不剩,乾啥啥不行,學習廢物一個,你有這個勁兒怎麼不放學習上?”

“跟你那個爸一樣一樣的,窩囊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