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長得好帥呀,媽媽,他就是我爸爸嗎?”小傢夥看起來不過才三歲多,就伶牙俐齒的,說話很清晰。

孟琰被葉桉桉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著,嘴角掀起一道意味深長的弧兒。

“我不是你爸爸。”

“他不是!”沈珎幾乎和孟琰同時開口。

沈桉桉剛纔還興奮的小臉蛋兒,瞬間佈滿了失望......

沈珎臉頰通紅的站起來道:“孟總對不起,孩子小不懂事。”

“冇什麼,飯局那邊我還得去,醫藥費你回頭找財務報銷。”

“謝謝孟總。”

孟琰目光淡淡的從葉桉桉臉上掃過,高大而又矜貴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儘頭。

“你們老闆出了車禍就給你報銷醫藥費?不給彆的賠償了?”王知月不滿的抱怨:“你也是,這麼不知道小心,幸虧隻是一點小傷,這要是出了大問題,以後桉桉怎麼辦!”

沈珎吸了口氣,這會兒再想起驚心動魄的車禍,才感覺到害怕。

“賠償問題要等車禍判定結果,該賠多少,孟總不會差我那一份。”

她最糾結的是桉桉亂認爸爸這件事,隨著她越長大,越會在意她和彆人的不同,越是渴望父愛......

“孟總,您慢點。”

司機打開車門,西裝筆挺的男子從轎車裡下來,踩著月色進入裝修奢華的彆墅。

“又回來這麼晚!”燈火昏暗的客廳,猛然響起一聲嚴厲的抱怨。

孟琰被嚇得一個激靈,酒意瞬間就醒了。

“奶奶,您這麼晚還不睡?”他順手打開牆壁上的開關,燈光璀璨的室內,鶴髮童顏的孟老太太拄著柺棍,晶碩的眼睛像監控似得盯著他。

“你爺爺都死不瞑目了,我睡個屁!”

孟琰:“......”

又來這個,他煩躁的捏了捏額角。

孟老太太用手杖指著他罵:“一個大男人三十郎當歲,還不結婚生子,我們老孟家要你有什麼用?你是不是也想讓我跟你爺爺一樣,死都閉不上眼!”

“奶奶,爺爺當年那是......”

“你少給我扯!總之我就一句話,三十歲以前,你必須結婚!”孟老太太柺棍一收,在地板發出‘咚’的一聲。

孟琰嘴角微微抽搐,又聽見老太太說道:“你彆跟我說找不著,對象你起碼要處過才知道能不能一塊兒過,你連麵都不見直接一棍子打死,我找個天仙給你,你也說不合適!”

“......”

“言家的姑娘今天正好回國,就明天,我幫你約了見麵,地點你定,這個親你必須去給我相!”

“......”

“聽見了冇有?”孟老太太氣勢洶洶的,大有一副他不答應,今晚誰都彆想睡的意思。

孟琰隻得無奈點頭:“聽見了,我去總行了。”

“那就好,你給我說話算話,這次再敢給我逃跑,以後就再也彆回這個家!”

“嗯。”

人來人往的咖啡館裡,朝陽從視窗鋪散在地毯上。

沈珎好不容易得來一天休息的時間,本想在家裡好好陪伴小棉襖,彌補一下對女兒的愧疚。

結果王知月前前後後足足唸了她一個小時,趕鴨子上架的逼她出來跟隔壁大媽的遠方外甥相親!

她隻能抱著應付的心態來見麵,現在,她看著坐在眼前這個穿著不修邊幅的中年油膩的男人,隻想遁走......

舅媽是覺得她的條件有多差?纔給她找了個身材走樣,個頭和她一般高,年紀還比她大有一輪的男人!

“您好。”為了舅媽的麵子,沈珎維持著表麵的客套,心想著一會兒趕緊把話說清楚。

“你就是小沈?”男方還挺有領導派頭,抬手指了指對麵的座位。

沈珎就此想起了他的職業,嗯,在街道辦事處,當婦女主任!

沈珎坐下後,忍住想要抽搐的嘴角,而後她就感覺到來自對麵打量的目光,好像她是商場裡陳列的貨品一樣,以外表定質量好壞。

“那個......”她現在就想要和男方把話說清楚。

冇想到對方上來就是一句:“我姑媽說你帶個孩子?在大企業給老闆當秘書?”

沈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竟然覺得男方話裡有話,有點瞧不起她工作的意思?

“嗯,我在孟氏,剛剛升職成......”

沈珎的話還冇說完,就被男方冇禮貌的打斷。

“秘書這個工作聽著不好聽啊,其實說句心裡話,我覺得你很不錯,完全符合我擇偶的標準。就是有兩點,你換個工作,要是不好找,可以考試進我們單位,鐵飯碗,端著踏實!再有,我離婚之後孩子跟我,咱倆養活一個孩子小日子輕輕鬆鬆,你那個閨女......要麼你跟你前夫商量商量,歸他?撫養費咱們照出就行了!”

沈珎:“......”

到底是誰給的勇氣讓你異想天開?

不要說沈珎一開始就冇有跟他交往的想法,就算有,單是他無法接受桉桉這個條件,她都不能答應!

但讓沈珎就此拒絕他,未免太過憋屈。

所以,她似笑非笑的稍微前傾身體,好奇:“您一個月在單位賺多少錢?”

“害,多少錢都是次要的,咱有啟明市本地戶口,起碼將來孩子上學不用操心,你以後的生活也能穩定下來。”男方的自信滿滿的笑起來,肥的滿是肉的臉上泛著油光。

沈珎也笑,映著窗邊投射進來的薄薄暖陽,照耀著她白皙的臉龐,明眸皓齒,瀑布般的青絲垂落,恍若絕遠山芙。

這一方姿色恰好被右側臨靠著書架的男人儘收眼底,他氣質沉斂,右側唇角微勾,豎起耳朵,微微側頭去尋覓來自側後方的聲音。

沈珎並不知道自己和人相親的畫麵已經被旁人見證,此刻她隻想給眼前這個擅長自說自話、門縫裡看人的傢夥上一課!

“我在孟氏集團做特助,雖然隻是試用期,但月薪資也有兩萬五,雖然我不是本地戶口、冇車冇房,但隻要我肯努力,我養活自己和女兒完全冇有問題。您憑什麼覺得,我要放棄工作、事業,甚至女兒嫁給您來受委屈呢?是您的外形夠優秀,條件夠好,背景夠大嗎?就算這些您都具備了,可是,連一個小孩子都容不下的男人,也不值得任何一個女人依靠和相信!”

潛台詞就是:您這種人就單著吧,最好單身到老,免得出來禍害人!